浩瀚书屋 > 其他小说 > 三千小界 > 第37章 似乎有人背着我们脱了单

第37章 似乎有人背着我们脱了单

    那一个瞬间,天地为之变色。

    千柏渡太刀举至身前,双眼穿过刀背看向了飞奔而来的驴子。在他的眼中,仿佛一切都被放慢,甚至可以看到驴子肌肉的律动。

    一刀劈下,浩瀚的灵气似乎要撕裂这片天……

    “喂,别跑啦,跟他打啊。”青在树冠上打了一个哈欠,对着千柏渡说道。

    千柏渡大怒,一串素质三连差点脱口而出,然而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这驴子追的太紧了,张嘴会卸力啊。

    尝试着提了提手中的刀,千柏渡突然就有了试试看的想法。

    千柏渡大步向前而后猛然转身跃起。

    一道墨光闪过,向着驴子袭来,那厮没想到这瘦弱的人竟然还有着反击的想法,一时间竟没有逃过去。

    青给的刀很锋利,仅仅是一刀,驴子的头顶上便已经开了一条大大的口子,千柏渡看着看着喷涌而出的血液只觉得一阵恶心,转身退开一段距离。

    青眼睛一亮:“哟还不错嘛,竟然敢出手了。”

    只是受了一刀,驴子还不至于丧命,反而是激起了它的愤怒。

    它撕吼了一声,蹄子在地面上摩擦着,时候猛然向着千柏渡冲去,流出的血液在后头化成了一缕缕红丝。

    千柏渡没动,他在想,自己有没有见过血。

    突然间,他笑了,年幼时,余教出门而去,千柏渡一个人看着门里养的鸡发呆,最后饿的不行,便提刀把鸡给宰了。

    当时鸡血流满了厨房上的砧板。

    虽然余教回来后揍了他一顿。

    余教说:“那么小的孩子就不要拿利器,伤到自己可怎么办?”

    驴子已经近在眼前,满是口水的大嘴已经张开,口中的利齿在闪闪发光。

    我已经长大了。

    千柏渡呢喃着,手中太刀却不曾停下,宛如一道流星在划过。

    砰!

    千柏渡看着青笑道:“你吃过鸡吗?”

    ……

    海边很是宽敞,从海面上吹来的风打在了书呆子的脸上,不算冷,只是有些舒畅。

    墨汐与方潮已经跑在了前头,正嘻嘻哈哈地踢着沙子。

    说好的带书呆子来玩似乎也已经忘记了,倒像是两人自己想来玩。

    “平常父亲可不允许我们来这边。”方潮说道,“说什么女孩子家家就应该在房间里呆着,写写画画的。”

    看来很明显了,书呆子暗自点头。

    放任两位少女去玩耍,书呆子站在海边,看着海水漫过自己的鞋子,感受着冰冷的触觉不断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愣住了。

    忘记脱鞋了。

    读书人最需要注意的,就是保证自己的眼力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书呆子望着海面,心里想着既然鞋子已经湿掉了,那就不要在在意了。

    海水浩浩荡荡,一浪接一浪,不免有些杂物随着海浪冲上岸来。

    书呆子眼睛一眯,似乎在海面上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个人?

    ……

    千柏渡将驴子宰了,即便是这么瘦弱的驴子身上的肉也足够两人吃了。

    虽然身上没有带调料,但这深山老林中也能找到不少大自然的配料,将其磨成粉末,洒在烤驴上,也能散发出一阵美味。

    余教说过,世界再大,也没有手里的饭碗大。

    即便是教千柏渡学剑也是在教他烧烤,嗯……千柏渡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好像本来就是打算教烧烤,只是手头上一时没有适合的棒棒,就拿长剑顶替了一下。

    烧烤,是自古以来最为简单的烹饪之一,虽然想要做到美味也需要一定的技巧,但它所需要的准备工具等相较正常煮菜要更为简单一些。

    千柏渡转动着手中的木棍,上面穿插着的是一块切割整齐的肉块。

    “这就是你拿我给你的刀来切肉的理由?”青在一旁问道。

    千柏渡嘿嘿一笑:“我还拿它削了几根比较整齐的木棍呢。”

    青没好气地敲了敲千柏渡的头,道:“你给我快点,我们还有任务呢。”

    千柏渡一惊,差点忘记了来这里的正事,坦然开口道:“都怪你,非要我杀什么驴子。话说我已经听不到那孩子的哭声了啊,怎么找?”

    青将千柏渡已经烤好的肉块取了下来,也不在意正发烫,直接塞进了嘴里,之后手一抖灵气拂过,将上面沾染上的油迹擦去。

    千柏渡大怒:“我还没吃呢!”

    青没理他,道:“放心吧,你听不到而已,我一直灵气加持着听力呢,跟着我走就好了,哟这味道不错啊。”

    千柏渡这次将几串肉一起烤,心里想着,果然不是炭火就是不稳定么,于是喊出了声:“你给我再加点火。”

    青随手一挥,手中的打火石就飞到了千柏渡的怀里,道:“自己来。”

    千柏渡一手拿着烤串,一手拿着打火石,道:“我没灵气啊!”

    青恍然大悟,送出一丝灵气将打火石激活,上面顿时显现出了肉眼可见的火苗。

    “那孩子离我们还远么?”千柏渡说道。

    青想了想,才说道:“说远也不算远吧,等会我们边走边吃也就很快到了,话说小孩会不会啃不动烤肉啊。”

    “你这不是废话么,你拿个碗把这几块肉煲烂吧。”千柏渡递给青一个石碗,上面还附带了一个盖子。

    青眉头一挑:“你这碗哪来的?”

    “你这刀削石如泥呀。”

    “……”

    二人行了有一段时光,青走在前头,单手抬着石碗,另一只手不断的激活着打火石在下面烤着。

    千柏渡走在后头,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双腿,道:“你不是说很快就到嘛,我烤肉都吃完了啊。”

    青微微一笑:“你刚刚没给我吃烤肉,我生气了,带你饶了点远路。”

    “你能不能给我成熟一点!”

    二人终于来到目的地,只见一个孩童坐在树下,发出着低声的哭吟。

    在一旁有一只老虎伏在地上,轻轻地靠在孩童的身旁,此刻正安静地看着千柏渡二人。

    树叶落下,随风飘散而形成了一道美丽的景色。

    千柏渡走上前去,来到了孩童身前,停下了脚步。

    看着这孩子,千柏渡心中有些震惊,不由自主地把心中的话给说了出来。

    “你……是步凡的私生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