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其他小说 > 三千小界 > 第13章 父母大人还是健在的啊

第13章 父母大人还是健在的啊

    如果给少年第二次选择的机会,他怎么也不会回到这破寺庙中来。

    本想着回来休整一下,睡个午觉,而后再出发,顺便还可以想一下自己的目的地,果然什么都没想好就跑出来真的不太好呀。

    一觉睡醒后,少年陷入了不知去向何处的迷茫之中,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回过神来,就看到一只厉鬼正漂浮在眼前看着自己,距离之进,少年甚至能够看到厉鬼眼中的一抹好奇之色。

    “啊啊啊!”

    事情就是这样,千柏渡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端详了一会,恍然大悟:“傻子!”

    “你才是傻子!”少年很不服气地回应道。

    千柏渡鄙夷:“多大的人了,竟然还会被厉鬼给吓到,真是一点胆量都没有。”

    面对千柏渡的厚颜无耻,少年丝毫不惧,道:“我那可不是怕鬼,我只是为了让厉鬼们以为他们的做法很有成效。再说了,你不也是怕的一直在叫吗?我在里面都听到你的叫声了。”

    千柏渡的厚脸皮可不是盖得,出声反驳道:“我那可不一样,我是为了照顾某人的感受,假装自己很怕而已!”

    “是这样吗?”

    千柏渡声音有些颤抖,头也没回问道:“老余啊,你告诉我刚刚那句话是你说的吧。”

    “不是哦。”余教很轻松地就告诉了千柏渡真相,“是鬼哦。”

    ……余教看着眼前两个抱在一起的男孩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

    “鬼……鬼还会说话的吗?”少年颤声说道。

    “哼,还……还说你不怕,你抱我那么紧干嘛?”

    “我怕你冷!”少年倔强,“对了,我还在里面捡到了一个牌子,你们帮我看看那是啥。”

    千柏渡顺手接过,端详了一会,这是一个铁制的牌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额……兔字,“诶,不知道啊,这个是啥?”

    说着千柏渡看向了余教。

    余教在一旁愕然地看着这一幕,问道:“你就这么轻易地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给外人看的么……说不定是什么宝物呢?”同时心里也在感叹青衣竟舍得将这玩意拿出来,虽然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放到那边象征的意义还是相当巨大的,不过……

    少年一愣,随手将千柏渡递过来的牌子拿了回来,道:“是哦,好像是不太安全。”不过少年转颜一笑,“不过我信任你们呀,你看你们不是还给我了嘛。”

    余教道:“既然这东西被你捡到了,那边是属于你的机缘,虽然平常可能没有什么用,但说不定关键时刻还是有所帮助,你平日戴在身上就好了。”

    你的便是你的,这是余教所修星缘诀的一条注释,所以星缘诀的人基本上都不会主动去争夺什么,啊又是一个和平的世界啊。

    少年乖乖地将牌子放回了纳戒里,余教在一旁看的相当无语,又是一个不懂财不外漏的。

    千柏渡倒是很震惊:“你竟然是修仙者啊!”

    少年奇怪:“怎么了吗?”

    “那还怕鬼。”

    “我才不怕呢!”

    “等下刚刚在我们旁边说话的那个人呢?”千柏渡突然想起了什么,叫道。

    余教轻声提醒:“那是鬼。”

    千柏渡镇定道:“看也看够了,我们出去吧。”

    少年点头赞同,极度认可千柏渡的说法。

    余教看着少年的模样,微微一笑:“说起来,你还没有介绍一下你自己呢,我是余教,他叫千柏渡,我是他师父。”

    少年抬头想了想,才道:“那你们叫我白目吧。”

    千柏渡:“白木?木头的木?话说什么叫那我们叫……”

    白木听闻,又想了想:“白木也行吧,名字嘛,不就是拿来叫的嘛。”

    余教笑得更是开心,一眼望去宛如吹风拂面,千柏渡撇了撇嘴,却没有说话。

    因为好看。

    一行人走出了寺庙,千柏渡问白木:“那你接下来去哪里呀?这寺庙总不能住了,话说你还可以住在镇子里诶。”

    白木摆了摆手,道:“怎么可能会留在这里,外面那么好玩,多跑几个大城可比待在这里有意思多了。”

    “老余,你有出过山么。”千柏渡突然回头问道。

    余教眉头一挑,觉得大事不妙,赶紧道:“没有没有。”

    千柏渡顿时很开心:“那你就陪我出去玩玩嘛。”

    余教捂额,问道:“要是我刚刚说我去过呢?”

    “那当然是你带我出去玩呀!”千柏渡一路既往的理直气壮。

    余教无奈,试图挽留住最后的机会:“你之前不是说不出去么。”

    “但是书呆子,小百合他们都走了呀,山里都没有什么好玩的了,你跟我一起出去玩玩嘛。你看你整天待在山门里多无聊。”千柏渡道理说的很多,就差拽余教走。

    白木总算找到了插嘴的机会:“对呀对呀,你们还可以跟我一起走是吧。”

    余教见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只好道:“好吧好吧,不过在出去之前,你去看看你的父母吧。”

    千柏渡一愣,突然意识道:自己已经好久没见过父母了,从出生不到一个月他就已经被余教带上山门,记忆里最初的画面便是余教对着自己微笑,如沐春风。

    而有关父母的记忆大多都是他们上山看望自己,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仍然不觉父母有所老态,难道他们也修仙?

    这么突然的一说,顿时让千柏渡不满了起来:“你怎么那么早就把我带进山门里啊,我都没有什么跟父母的记忆,你要怎么赔偿我?”

    余教苦笑,他又怎么敢说当初心中充满了迫不及待,所以没有太过于顾虑那两个人的感受,虽然说那对夫妻本就是余教的造物,但若是将这件事情跟千柏渡说了出来恐怕对他会有不小的打击。

    毕竟那仍然是柏渡的亲生父母。

    余教想了想:“那这样吧,你先回去看望一下你的父母,等你回来后我教你一门法诀当做补偿,好吧?”

    “什么法诀?”千柏渡好奇地问道。

    “草木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