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露露还是圣女的时候,是禁止和异性有肢体亲密接触的,所以服侍她的仆人都是女性,哪怕是亲自将她养育长大的教皇,除了在她还不能走路时的婴儿时期抱过她,以及每次进行骑士长交替进行撒弥仪式,新任骑士长跪在面前亲吻她的脚背外,艾露露上一世便再也没接触过男性了。

    即使是曾经的七大骑士长每次见面时,也要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他们在光明神的神像面前立下了誓言,不能对圣女起任何亵渎的心思,只要她还是圣女,他们就不能触碰她一下。

    加上每一位骑士长都高冷禁欲看起来没有任何需求的样子,艾露露便以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此刻被珈洛伊斯抱在怀中,他的手还放在艾露露刚刚发育的胸口,即使他一脸面无表情,可那灼热的体温和充满侵略性的男性气息令艾露露上辈子枯死的羞涩心和恼怒顿时涌了上来。

    男人宽大有力的手掌牢牢的箍住她的身体,宛若坚不可摧的钢铁,艾露露又紧又怒,但又不敢发怒,只能压低声音央求道:“大、大人……您认错人了,求求你放开我好吗?”

    兜帽下的清澈漂亮眼眸溢满了水雾,透着楚楚可怜的央求和小心翼翼。

    银发骑士长微微怔了怔。

    那么尊贵清冷的殿下,是不可能露出这种表情的。

    他失望的垂下了眼睫,手臂一松,艾露露就迫不及待的推开他,拉上尼娜迅速的冲出了人群。

    “骑士长大人,这两个平民实在太无礼了,需要我把她们抓回来吗?”黑岩城的主祭祀愤愤不平道。

    银发骑士长看着少女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然后冷漠的转过身。

    “不用,让她们离开吧。”

    ……

    重生后第一次见到上辈子的熟人,让她现在心情都难以平复。

    现在她的身份和高贵的骑士长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在她印象中,几位骑士长都大公无私,正直凛然,若是看到和前任圣女极其相似的少女,必然会将她抓起来审问,毕竟圣女是不准孕育后代的,要是让他们以为她是前任圣女的孩子,不但上一世的名誉不保,自己也会被送上绞刑架上活活烧死。

    将尼娜送回家后,艾露露没有直接回去。

    因为这番变故,艾露露没有买到伪装用的药粉和染发剂,只能退而起次选择去小河边采桑麻草的果实,这种果实碾成的药汁融入不同颜色的花粉可以变成对皮肤无害而且能长期维持的药水,只是制造步骤太过繁琐,而且味道也不好闻,不得已的情况下,艾露露才会用这种东西。

    花了几个小时,才找到不到十颗桑麻草果实,身娇体弱的艾露露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她十分没印象的跌坐在河边,抬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发现额发都被打湿了。

    觉得浑身黏糊糊的实在难受,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这个地方又十分偏僻,一般不会有人来这,艾露露就放心的脱下了衣服,只留下了一件抹胸,慢慢走进了河中。

    走到河水淹没到胸口后,艾露露停了下来,她低下头,看着左胸口处的艳丽花纹,不甘又愤怒的咬紧了下唇。

    这个花纹在重生后犹如跗骨之蛆长在她的胸口。

    花纹栩栩如生,宛若即将绽开的花蕾,十分美丽。

    但对艾露露来说,这却是个耻辱的象征。

    因为这是欧法大6一种奴隶的象征,而是还是最卑贱的性奴,拥有这种奴印的女人,一旦身体被男人占有,就会不由自主的对侵犯者产生依赖臣服的情绪,哪怕对方是强暴她,也不会憎恨对方。

    多么恶心又变态的奴印。

    艾露露简直恨透了给自己种下这种奴印的混蛋,等她以后进入帝国学院成为魔法师后,一定要将这个混蛋大卸八块。

    越看这奴印越觉得恶心,艾露露用力的擦了擦,将白嫩的胸口擦的通红,也不见花纹有一丝的脱落。

    她沮丧的叹了口气,快速的清洗完身体,转过身正要上岸穿衣服,忽然觉得有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艾露露没有一秒的犹豫,一把抓起岸上的衣服,噗通一下潜入了水中。

    但不过片刻,她就被人从水中抓了起来。

    对方比她高大的多,她的个头还不到对方的胸口,坚硬冰冷的盔甲硌的她打了个激灵。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人掐着脖颈压在了河岸上。

    “你和伊露蒂殿下是什么关系?”

    银发男人被水打湿的模样十分诱人,水珠不断从他的发梢和挺拔的鼻梁,好看的薄唇滴落下来,那双幽谭般的绿眸含着杀意和审视,冷冷的锁着她。

    艾露露顾不得隐藏身份了,死亡的恐惧令她下意识的叫喊出声。

    “珈洛伊斯!住手!”

    在成为神殿骑士长后,他们之前的身份名字都会被职位所替代,只有圣女才知道每一位骑士长的真正名字。

    银发骑士愣了下,拨开女孩黏在脸上的发丝,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精致小脸,呆滞的喃喃道:“殿下,真的是您?”

    艾露露挣扎着从他身下逃离出来,捂住被掐的通红的脖颈直咳嗽。

    曾经忠诚的下属差点杀死她,艾露露连最后的那点犹豫都消失了。

    太可怕了!

    她一定要远离神殿骑士!

    忽然冰冷的手指划过艾露露胸口的花纹,激起阵阵颤栗。

    “殿下,这是什么?”

    艾露露瞬间如坠冰窟,浑身发冷。

    下一章肉渣预告。

    【殿下,您和别人做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