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462 战意
    ,网游之王者再战!

    横扫而来的红光随着回廊外围不断掠过的魔法机械而一次次经过昏暗的角落,与之相伴的还有一道道飞射而来的密集攻击射线,蕴含着高强度能量的射线随后也如同焊接一样不停地刻画在回廊边缘的墙壁和门廊左右,在那里留下了一条又一条断断续续的爆炸轨迹。飞掠在这些爆炸轨迹之间的战斗人影此时也在偶然挡住他们身体轮廓的廊柱之间不停地闪转腾挪,不时地将同样饱含威力的剑气光辉泼洒到廊柱与射线的范围之外,一些金属碰撞的火星甚至在这个过程中亮起在这条弧形的战场范围之外,将那些试图飞入这片范围中的魔法哨卫纷纷劈飞到了回廊外如同烟花一般的灿烂光景之中。

    但这一切仿佛都无法吸引雪灵幻冰的目光,她的所有注意力此时都已经完全集中在了眼前那名敌人的身上。

    “击射流星!”

    白色的长枪在白发的女子周身旋转过一道巨大的圆弧,枪尖也骤然停在了雪灵幻冰斜斜拧过身正下方的地面上,被压折到极限的枪身随后也在直刺落地的绷紧中化作一弯如同长弓的新月,最后向着前方良辰美玉所在的方向弹刺而去:“和我做个了断吧!良辰美玉!”

    “了断?不就是换了一个对手来和我打吗?”长剑的七彩流光在这道绷直释放的长枪突刺中散逸开来,属于良辰美玉的轻佻笑声随即响起在这片扬起的硝烟与灰尘之后:“我承认刚才那个背叛了段家的女仆让我应付起来有点头疼,但若对手换做是你——别忘了你我之间曾经多么亲密的关系。”

    “我们陪练了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彼此之间的熟悉程度都已经到了老夫老妻的地步了呢。”他大笑着说出了这几句话,手中的七彩长剑也不停地点在了眼前攒射而来的枪尖之上:“别说是每一招每一式,就连你在撒娇耍脾气的时候喜欢使用什么样的姿势,都在我这位第一爱慕追求者的脑海内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啊。”

    “……少废话。”眼神依旧如同冰冷的寒霜一般平静无比,雪灵幻冰向前攻击的长枪却是隐约增加了几分力道:“恶心的家伙,看我如何碾碎你!”

    长枪在空中再度划过了一道巨大的弧线轨迹,以连续几道突刺之后的劈打作为这一系列攻击之下的终结,眼神与表情依旧轻松的良辰美玉随后也笑着摇了摇头,用裹挟着七彩虹光的剑气将这记朴实无华的劈打震飞开来。没有因为这一系列的徒劳无功而表现出任何失落的意味,因为反震之力而高高扬起了手臂的雪灵幻冰眼中也再度闪过了一丝决绝的光辉,暗红色的晦涩气息随后也裹挟着这位白发女子再度凝神屏气的动作而向前转了一个弯,连带着那柄白色的长枪回转斜掠而回的轨迹向着良辰美玉所在的方向再度刺去:“回转刺击!”

    “所以都说了这种普通的招法——咦?”

    似乎从这道重新返回到自己面前的枪尖上感到了一丝威胁的意味,良辰美玉原本想要摆在自己面前的七彩剑光陡然出现了不应有的波动,原本应该阻拦在枪尖面前的七彩剑气下一刻也在某种尖锐的气息中被驱散到了两旁,将显露出来的剑刃与一往无前的枪尖重重地撞在了一起:“破魔之力?这怎么可能?”

    “虽然我的表面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我的身上早就已经承载了好几件芙蕾大帝力量的物品了!”将对方击飞开来的长枪在面前抖出了一道灿烂的枪花,雪灵幻冰的半双锋锐的眼睛也重新隐藏到了自己竖起的纤细臂膀之后:“你的那把长剑实质上就只是一把附满了元素之力高等级武器而已!根本无法抵挡鲜血的力量!”

    “没错,没错,按照自由世界里的规则来判断,低等级的力量的确无法与高等级的力量相抗衡。”停住了自己不断后退的步伐,良辰美玉那依旧挂着笑容的脸上此时也呈现出了恍然一般的面色:“也正是凭借着那个男人临死之前留给你的这份余荫,你在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之后一直在找我们自由之翼的麻烦,摧毁了我们在大陆上一个又一个的隐藏据点,然而每当我们家族里的高手找过去清除你这个余孽的时候,你却又像是早就得知了消息一样逃之夭夭了。”

    “不过这可不代表我就此怕了你。”

    再度袭击而来的长枪枪影仿佛化作了千万道吞吐的毒蛇,与良辰美玉掀起的巨大七彩长剑的虚影搅在了一起:“恰恰相反,若不是我在那段时间里需要处理你们家族里的事务,我或许早就亲手将你料理掉了呢。”

    “我的家族现在如何,现在已与我无关。”舞动的长枪开始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宽大的扫击扇面,与之相伴的还有雪灵幻冰同样开始变得高昂的声音:“一个一开始就盯上了我们楚家的小人!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鬼话?”

    “那就让我稍微证明一下好了。”面对着宛如雷霆之柱一般的枪体轰然落下的景象,良辰美玉那被映照得清晰的脸上随后也展现出了一抹神秘而又自信的微笑:“看看究竟是删号之后的你有所成长——”

    “还是现在的我更强一些呢?”

    强烈的震荡声音随后显现在了这片回廊的左右,将原本就被各种爆炸的痕迹破坏殆尽的墙壁再度震裂了少许,道道流经这片墙壁表面的魔法流光也随着这道巨大剑影与枪影之间的正面相拼而脱离了回路的桎梏,在这片战斗漩涡的周围迸射出一道又一道灿烂的七彩火花。气喘吁吁的某位女子拄枪而立的背影随后在这些爆散开来的魔法硝烟后方渐渐呈现,与之相伴的还有数道还在前方未曾散尽的能量乱流一次次从她身边经过的爆炸余波,一横一斜两道剑斩随后也由她面前还未散尽的灰尘深处骤然飞出,被她以旋转而起的长枪枪尖再度挑飞到了两旁:“说起来,就算你能在角色人物的设定和身体属性上找回原来的水平和实力,现在的你也多半不是我的对手。”

    “原因还是在于你现在的这把武器。”

    顺着那两道斜飞而来的剑气来时的方向缓缓走出,属于良辰美玉毫发无损的身影也紧接着显现在了雪灵幻冰的视线尽头:“比起那曾经无比美丽的两柄冰雪长剑,现在的长枪实在是太不适合你了。”

    “……哼。”尽力压下了自己不均匀的喘息,雪灵幻冰的声音也重新恢复了一开始的冰冷:“适不适合不是你嘴上说了算的,有本事就突破我的封锁啊。”

    “没错,就是这个。”七彩的剑辉朝着一旁摆了摆,良辰美玉再度显露在硝烟之下的笑容也变得更加刻意了几分:“你一直用尽全力在向我进攻,就是为了尽量发挥长枪的优势,因为作为长兵器的一种,拿它用来阻碍敌人、封锁路线,实在是有些器不适用呢。”

    “……”

    “不用惊讶,这点小小的盘算,随随便便换作一位战斗经验丰富的玩家都能看得出来。”

    四周不断飞过的魔法哨卫一次次划破空气的远距离攻击将两道前后对峙的身影照亮了一瞬,也让这位不断发出大笑的布袍剑士声音逐渐混杂到了嘈杂的氛围之间:“我要恭喜你,因为你的这点小小的算盘的确起到了应有的功效。“

    “但我必须要说明:我可不是因为你看似华彩犀利的舞刀弄枪而驻足不前,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这么一直纠缠下去。”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邪恶而扭曲,映照在雪灵幻冰眼底的那张脸却是给了对方些许无力的感觉:“或者说——你真的以为将我拖在这里,就会对突破整座泰伦之塔的防御有那么一点点的帮助?”

    “不,不可能有的!哈哈哈哈!”又是两道射线由飞掠过内环虚空之中的魔法哨卫上射出,由两个人之间的虚空中骤然穿过的光芒也将彼此完全相反的两张面庞照耀得格外清晰:“下面还有无数来自魔法帝国的强军!还有无数数之不尽的高手!继续前进完全就是飞蛾扑火!你们没有任何成功的机会!”

    “哦,你的面色看上去很难看呢,我亲爱的队长。”望着雪灵幻冰紧咬着嘴唇的样子,良辰美玉骤然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容:“为了安慰你现在难以接受的心情,我就换个说法好了——”

    “真是令人伤心呢,你的那些同伴们将你独自留在这里的选择。”他把头一低,摄人的目光也开始在那双英俊的面庞上显现:“他们竟然真的留下你一个人来面对我……就算是被清理杀掉,不也是死有余辜么?”

    “——”

    睁大的双眼随着抖动的眼瞳而凝固了一瞬间,雪灵幻冰陡然竖起了自己的枪柄,已然瞬间脱离了原本位置的良辰美玉显露在自己脸上的得逞狞笑此时也在她走神了一瞬间的视野范围内骤然放大,越过了枪柄的长剑剑尖也直刺到了这位白发女子宛如天鹅一般白皙的颈边:“你输了!”

    叮!

    一声清脆的鸣响随后回荡在了这两个人的耳边,笔直送至雪灵幻冰颈前的长剑也如同遇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阻碍一样定格在了原地,碎裂的感觉随后也伴随着左右蔓延的裂痕而包围在了雪灵幻冰的身体表面,最后化作一道飞散的透明薄膜向着四周寸寸爆散开来:“真实,太真实了。”

    “我就说一直想要与灵冰纠缠的他,根本就不可能主动突破对方的防御。”魔法的嗡鸣声开始在回廊的深处响起,下一刻便化作破空的穿刺声音向着良辰美玉的面门袭来:“没想到这道气凝屏障直到现在才被打碎——这不是真实还能是什么?”

    “——段青?”

    下意识地喊出了这句话,由眼前的危机中脱离开来的雪灵幻冰率先回过了自己的头:“你,你,你,你不是走了吗?”

    “你说让我走我就走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撇了撇自己的嘴巴,刚刚甩出了一记定点风刃攻击的段青笑着甩了甩自己的手:“而且——”

    “刚才这位先生说得对:与其继续冒险独自向下进发,还不如一起处理掉这里的威胁之后再一起前进来得更保险一点呢。”

    刺耳的金属鸣响声随后由雪灵幻冰的前方骤然显现,将良辰美玉刚刚想要继续冲上前来的长剑又一次逼退了回去,惊觉转身的雪灵幻冰随后也眼睁睁地望着属于暗语凝兰的矫捷身躯又一次挥舞着匕首从自己的眼前划过,刚刚下意识想要举起的长枪也跟着缓缓地落了下来:“你们——”

    “你的战斗意志还是不够强硬。”

    摇了摇自己的头,走上前来的段青再度回响而起的话音也随着距离的接近而变得严肃了几分:“先是使用了念旧攻击,然后又使用了家族关系来扰乱心智,最后甚至还搬出了我的安危、扭曲我的目的来动摇你……为了能够打乱你的节奏,对方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你,你!”脸上不自觉地闪过了一丝绯红,雪灵幻冰再度响起的话音里也带上几分无措的感觉:“难道你一直躲在旁边偷听?”

    “不然你以为你身上的凝气护盾是怎么来的?”笑着翻了翻自己的眼睛,走到雪灵幻冰背后的段青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不过话虽如此,你能在对方连番的影响下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若是能继续磨练自己的战斗意志,不让自己分心他顾,就算是硬实力不如对方,你也依然具有战胜对方的可能。”

    两双视线在纷飞的魔法射线里对视了一瞬,段青勉励一般地点了点自己的头,凝聚的魔法光辉也又一次连同移开的视线一起,向着前方正在与暗语凝兰纠缠的那道气急败坏的男子身影所在的方向丢了过去:“不过现在嘛。”

    “我们还是集中力量,优先处理掉这个恼人的家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