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风暴汇聚 III

第一百三十三章 风暴汇聚 III

    墙壁发出扎扎的声音向后退去,后面的是一个地下室的入口。

    看着爱丽莎将手放在那块沉下去的方砖上,艾小小好奇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惊讶地说道:“没想到这里竟然真有一扇暗门呢,艾缇拉小姐真厉害啊,艾缇拉小姐和我一样都姓艾,都是我们艾家的人。”

    “艾缇拉小姐可不姓艾。”方鸻出言纠正了这个自己表妹的好友满脑子的奇思妙想。

    “但那有什么不一样嘛。”

    “很大的不一样。”

    他一边回答,一边伸出手中的火把在密门后面晃了晃。火把相比起照明水晶而言就是有这点好处,一方面在严寒之中可以提供些微的温暖,一方面可以在眼下这个场面之中派上用场。

    方鸻挥舞了一下火把,不过火把的光芒很稳定,似乎说明里面的空气与外面或许没什么不同。

    他又测试了一阵,才回身将火把交到一旁帕帕拉尔人的手中——在听说这边有所发现之后,在其他方向上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线索的众人也回到了这里。

    只有克威德和布莱克博留下了一部分受赎者在外面放哨,砂夜与她的人也自愿留下,至于其他人都汇聚于此。

    帕帕拉尔人向下走去,火把的光芒沿着阶梯向下延伸,但其实也不太深,一共只有十来级而已,然后是一个转折,之后又有一道阶梯。不过先后两道阶梯,皆只是普通的高度,下面便是地下室的所在。

    帕帕拉尔人高举起火把,用火光勾勒出地下室的轮廓——下面很宽敞,由坚硬的岩石垒成,只是却空无一物。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目光环视着这空荡荡的房间,其尽头处有一个凹坑,池子底下黑漆漆一片,但里面什么也没有。

    帕克看着不由有些失望,开口道:“嗨,这里什么也没有,空欢喜一场。”

    这小矮子又耸了耸肩:“我们早该想到的,他们销毁了一切痕迹,没有理由留下这么一个地方来让我们发现。我们上一次在伊斯塔尼亚时发现的那个地窖,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可运气总不会每一次都这么好。”

    红叶这才回过头来,有点好奇地问:“你们在伊斯塔尼亚干了什么?”

    “这个嘛……”帕克一时支支吾吾讲不出来。他们在伊斯塔尼亚的一些经历是不能对外说起的,那关系到佩内洛普王室的一些辛秘,与其同王国的关系,帕帕拉尔人虽然没轻没重的,但至少明白这是团队的决议。

    不过他们其实和塔波利斯的人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帕克看了看一旁的克威德和布莱克博,只是本能信不过这些外人罢了。

    方鸻也不管两人,走下了台阶,来到那池子边上,借着火把的光芒,才发现池子下面黑沉沉的东西凹凸不平,像极了干涸的血液。但他蹲下去用手试了一下,发现那东西并不是血壳,凝固在石板上纹丝不动。

    他这才回头示意帕克将火把拿过来,当火光靠近一些,才映出那池子里的全貌,它像是一层生长在池底的水晶,黑沉沉一片,吸收了大多数的光芒,只有边缘折射着一丝微光。

    “这是什么?”艾小小问道。

    但方鸻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他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姬塔,博物学者小姐抱着手中的大书站在池子的边缘,皱着眉头看着下面的情形。但过了一会儿,她回过头来,向着方鸻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我或许可以下去看看么?”自己的知识没能帮上忙,姬塔总觉得有些不太甘心,又看了看那层晶状物,才小声问道。

    方鸻点点头,他之前已经下去过一次,下面并没有什么危险。

    姬塔将手中厚厚的书本放在池子的边缘,小心翼翼地爬下去,方鸻走了过去,给她搭了一把手。“谢谢‘团长’。”姬塔有点红着脸,看了看他,有点嗫嚅地答了一句。

    她很快缩回手去,咬着嘴唇转过身去,半跪下去用手触碰了一下池子里的晶状物,但指尖回应来一种特殊的感应——她一下子就抛开了恍惚的心绪,集中起精神来。

    那种触感微微有些冰冷,带着一缕寒意,但并不像是现实的触感,好像指尖穿过了一层空间,触摸到了一个不真实的世界一样。

    博物学者小姐长期与以太打交道,才察觉出这一丝不妥,若是换作一个普通人或许并无法感受到什么异常,他用手碰上的那些水晶,不过是一些坚硬的‘玻璃’罢了。

    方鸻站在池子上面看着,这才问道:“有什么发现么?”

    “团长……这些水晶中蕴含着逸散的以太力量,我不太清楚成分如何,”姬塔小声答道:“……它们看起来存在于这个世界,但又锚定于另一个空间,我的手可以穿过它摸到另一个世界存在的‘它们’一样。”

    “那不就是时空属性么?”方鸻也有扎实的以太理论基础,一听就明白这个描述。

    姬塔这时收回手来,放在鼻端嗅了嗅,她一下皱起秀气的眉毛,闻到一丝淡淡的血腥气息。

    “血?”方鸻听着对方的描述,有些意外,他本能地感到什么,回过了头去,正好看到艾缇拉与红叶几人一并走了上来,“——会不会有人在这里进行过血祭?”爱丽莎听了两人的对话,立刻有点敏感地追问。

    毕竟对于七海旅团的众人来说,他们已经与太多黑暗众圣的信徒打过交道,因此会产生这样的联想一点也不意外。

    但艾缇拉心中明白两人在想什么,摇了摇头。她看了看四周,答道:“这里没有仪式所需要的一切必要之物,单单凭借这点说明不了什么。”

    她没有说更多,但言下之意是指要想指证对方,尚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方鸻轻轻颔首,他这才看向姬塔,开口道:“但无论如何,这里应该是嫌疑最大的地方了,没必要再耽误时间了,就在这里试试看吧。”

    姬塔应了一声,拿起自己的魔导书,将它打开平铺在池子底下。她蹲了下去,将雪白的双手按在书页上,跪在那儿,然后才抬起头来看向精灵小姐——

    艾缇拉正从颈项之后解下那条项链来,那枚平躺在她胸口上的叶片正是艾梅雅的圣徽,她一只手拿起项链,举起圣徽,然后一道幽幽然的绿光射向姬塔的魔导书上。

    以姬塔的魔导书为中心,一片氤氲的烟尘弥漫开来。

    在艾塔黎亚,预言能力向来是众圣的领域,而纵使是占星术士们,也要透过神力才能看清迷雾笼罩的未来——艾梅雅一贯是正义女士玛尔兰的盟友,两位女神曾向方鸻许诺过一次帮助,而现在正是她们兑现承诺之时。

    当然欧林众圣的承诺并非没有限制条件,只是方鸻明白,用在这样的时候,一定正符合对方的心意。

    果然,那道冥冥之中的神力穿过了空间,来到了这地下室之中。

    氤氲开的烟雾形成了一片幻影,笼罩在整个地下室之中,影影憧憧,但并不是物,而是人。那隐隐约约的是许多的人影,像是发生在这地下室内某一段时期的情形,但它们逐渐定格,又渐渐重合在一起,化而为一。

    姬塔双手紧紧贴在书页之上,眼睛里泛着银白的光芒,她仿佛是化作了时间长河的一个化身,向前回溯着某个时刻,在两个月之前的某一天之中。

    “回溯历史。”

    她低沉地开口道,冰冷的声音如同本非自己,古老的书中沉淀着时光,阅读历史,如同看到过去。

    重重的幻影终于定格,化作了几个既定的人影,它们像是幽灵一样,半透明,在这漆黑的地下室之中荧荧发光,一共是七个人影,有高有矮,而其中一个较为矮小的、女性的人影,正立在池子一旁。

    她注视着池中,面容雾气萦绕看不清其形象,但目光仿佛与池中的姬塔相向,空洞,寂然,令博物学者小姐感到不寒而栗。女人半跪下去,从池子里捧起一枚水晶来,她用双手托起那水晶,然后转过身去——

    “歌莉迪亚!?”

    班恩看着那个女性的形象,忍不住惊叫了起来,纵使看不清幻影的雾气笼罩之下的面容,但他还是从装束与身形上认出了朝夕相处的同伴。

    可惜那道幻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样,神情平静地与他交错而过,托着那水晶走向另外六个人。她举起水晶来,放在那几人的面前,其中个子最高的那个人,这时开口道:

    “好了,总算大功告成。”

    “我们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空洞的声音回荡在地下室之内,像是幽灵的话语,穿透每一个人的心灵。

    然后那七道幻影好像是风化了一样,随着弥漫的雾气一起,渐渐消散于黑暗之中,地下室内又重归沉寂。

    众人不由互相看了看,虽然如预料之中一样,看到了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好像与他们想象之中有些不太一样。那水晶是什么东西,那六个人又是什么人?

    而班恩失踪的同伴,怎么会也在其中?

    其他人不由看向这个年轻人,但后者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一样:“怎么会,歌莉迪亚一直在这里,可我怎么会联系不上他们?……她、她怎么会和那些人认识,我们过去从来没来过这儿……接到那个任务也只是一个偶然……”

    帕克向来不吝以最坏的考量去揣测他人,他摇晃了一下火把照了照四周,一边答道:“或许他们没对你讲真话。”

    “这不可能,”班恩一脸不可置信地摇头:“他们没有理由……而且他们这么忽然失踪,我不会才更加怀疑么?”

    “或许他们本来以为你也无法离开这里呢?”爱丽莎思索了片刻,也答道。

    但年轻人坚定地摇了摇头:“……绝不会是这样的,我和他们认识了好几年,歌莉迪亚和科迪尔绝不会是这样的人……还有……”他不由痛苦地抓了一下头发,心中一些细节告诉他真相绝不会如此,但一时之间头绪万千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布莱克博拍了拍这个年轻人的肩膀,没有说话。

    而方鸻看出了对方的窘迫,当然明白这件事对他的冲击很大,事实上它对在场的每一个人冲击都不小,至少他们还没搞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再看了看姬塔,用目光询问对方是不是用水晶将之前的一幕记录了下来,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才开口道:“各位,机会只有一次,眼下我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至于那幻影之中的场景究竟是什么,或许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去论证,但不是在这里。阿尔托瑞一带并不安全,如果确认没什么遗失之处的话,我想我们是时候该返回七海旅人号上了——”

    众人皆有些沉默,原本以为容易得到的答案,现在再一次隐入了重重迷雾背后——尤其是在眼下这个事态紧急的关口,不由令每个人皆有些犹豫不定。

    但方鸻故意表现出的沉稳还是感染了他们,克威德也点了点头道:

    “我同意这个看法。”

    一旁的布莱克博正要说话,但正是这个时候,忽然之间,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巨响从城堡外传来。

    他们不由向那个方向回过头去。

    ……

    受赎者们在城墙之上生起了篝火。

    由于这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存在,因此他们也不用担心有人注意到这个方向上城头之上的火光,再说这天寒地冻的,城墙上都结了冰,不生个火,在垛口之下放哨也实在难熬。

    摇曳的火苗暂时驱散了寒意,人们将一段木材丢进了篝火之中——那些木材来自于城堡里精致华贵的家具之上,但在这寒夜之中,它们回归了最本原的样子,不过是一段烤火用的木柴而已。

    几个年长的猎人坐在篝火边,倚着长弓,看着垛口外面的景象,雪夜中森林里黑沉沉一片,只有呼呼的风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动。他们放松下来,开始低声攀谈,他们中的大多数原本也是难民,来自于各地,讨论着自己家乡的情况。

    这场严冬让昔日的北境不复存在,安乐的光景犹如还在昨天一样,但今日,人们不得不面对的是出没于各地的怪物,此外还有鸦爪圣殿的高压统治,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他们谈论的都是一些令人沉默的话题,时而会有长时间的沉寂,与几声叹息。而在沉寂的时间内,人们便拿出干粮来,彼此分发。

    砂夜与空坐在另一边,也分到了食物。少年脸色仍旧苍白,还有一些虚弱,但已拿得动弓——方鸻又给他制作了一把魔导弓,并且比之前的那一把品质还要好,他现在对这把弓不能更宝贵,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弄丢一次了。

    他向那些人道了谢,对方见他虚弱,又再多给了一些干粮给他。空本来是想拒绝,但想了一下又沉默下来,眼下大家都是一路人,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他实在没有必要这么客气。

    对方见他懂得了这一点,才点了点头,转身准备走回去。

    “请问,能教我一下怎么才能将箭射得更准么?”在砂夜略有一些惊讶的目光当中,空却起身来,开口问道。

    冬夜里寒风呼啸,那几个受赎者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少年略有点不好意思,选召者与原住民来自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之间的经验往往也不共通,但他之前见这几个老猎人的本领比自己强得多,在对付那几具骨头架子的时候,只有他和那个名叫艾小小的少女射偏了。

    橡木骑士团已经不存在了——

    而在难民营之中所见到的一切,让他迫切地想要变得更强,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身边的人。

    才能对得起艾德团长的期许。

    那个年长的猎人回过身来,看了看他,想了一下,才指了指他手中的弓道:“射一箭看看。”

    空连忙点了点头,从背后取下大弓,启动了魔导炉,然后张开弓来。他眯起眼睛,瞄准了森林上空,将手中的箭矢指向一个方向,但正要松开弓弦之时,突变却发生了。

    在他的视野之中,漆黑的夜空之中,忽然一道明亮的金线映亮了他的眼底。

    那明亮的金线缓缓延伸,像是有人用笔,在夜幕之上缓缓划下了一横。

    空微微一怔,面对着这一幕下意识松开了手,仰着头看向那个方向。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夜空之中,仿佛出现了一团火光,它正变得越来越大,向着他们的方向,直坠而至。

    “那是……?”空张大了嘴巴。

    但他话音未落,忽然一股巨力将他按倒在地,那个老猎人飞扑过来一把将他掀翻在地上,下一刻呼一声利响,夹杂着劲风横扫而过,在少年的目光之中——熊熊燃烧的烈焰,正好从他们头顶之上飞了过去。

    “小心!”

    然后一声尖啸的利响,坠入城堡之内。

    空看得真切——

    那火焰之中横伸出的翼帆,正是飞翼艇的残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