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其他小说 > 黄色的岁月 > 41-42
    黄色的岁月之四十一

    征服女医生阿斌

    作者:老色

    那天我所在的部门领导出差,办公室里就剩下两个老同志和一个女孩,看溜出去玩的机会很好,我便计划上午不回单位了,找个借口称外出办事,10分钟后就钻进了单位附近的舞厅。当时已经10点半了,黄金时段即将过去,舞厅里正播放激情的迪高舞曲,我一般是不跳迪高的,舞池里蹦迪的男也不多,便在舞池光怪陆离的光线下,欣赏舞姿各异的风情美女。

    熄灯舞一开始,在室外抽烟和透气的小伙子以及老伙子们便蜂涌而至,整个舞厅乱哄哄的,漂亮女孩早就被小伙子们抢走了,混乱之间,我随便请起一个女人走下了舞池。黑暗中,看出这女人穿着裙子,是属于苗条型的,我判断她欲一定很强。但拉着她的手,贴面搂着这女人的腰肢,我很快发现她的身体比较僵硬,斜着看了她一眼,感觉她挺老的,兴趣一下大减,巴也硬不起来,便随意和她攀谈。她问我多大了,我说33岁,她呵呵地笑着,说是个毛头小伙子嘛,我不服气地说:你也不大嘛。她说她68年文革期间初中毕业下过乡,队过,问我她大不大。我心里一算,她怎么也有43、4岁了,就说:肯定是你大了,那时我还没上学呢。她听了嘲弄似地对我说:还在撒尿和泥巴玩吧我觉得像是被她耍弄一样,也回敬道:那也比你在乡下用大粪和泥巴玩好啊。她听了在我肩膀上推了一下道:油嘴滑舌的,好不会尊重大姐。我呵呵一笑,用力把她抱在怀里道:好好,我不说了,就和大姐亲热一下。她软软地靠在我怀里,通过脯接触,我感觉她的房很饱满的,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紧紧顶在她的逼上,放肆地抱紧她的屁股捏弄。她是过来人,完全能接受我冲动的反应,任由我的手在她的屁股上移动,当我的手要她的屁股缝时候,她回手拉开了我的手说:够了,不能再越轨了。我紧紧顶着她的逼说:说不定你喜欢呢,说着把手抽上来迅速伸进她褂子的领口,把她感的子捏在掌心。她一边拉我的手一边说:坏小子,你想要就拿着老娘乱捏啊。我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说:大姐,你就忍着点吧。说着就把她的头捏在指尖转动起来。“喔你这坏东西”她嘴里埋怨着,身体却靠着我更紧了,这女人的房虽然大,但很松弛,软软地下塌,没有多少弹,玩起来非常不过瘾。尽管如此,我还是尽好一个男人的责任,继续爱抚她的房,她也主动把逼压在我的巴上。熄灯舞结束以前,趁她沉醉的时候,钻空子把手探进她裙子里,在她丝袜内裤上了一阵,嗬罩着她软软户的丝袜内裤热乎乎湿粘粘的,早就布满了水。熄灯舞一完,我就独自走到另外一个角落,不再理她了。

    这以后,又有两曲亮灯舞,期间走了不少人,但我还是坚持着寻找目标。很快,我就发现了坐在舞池对面第一排的一个少妇。那少妇穿着一身浅兰色的连衣裙,身材略显丰满,她的脸是椭圆型的,有点富态的感觉。我便悄悄到她身后,等待熄灯舞的开始。音乐声才响起,我便邀请她走下了舞池。灯光一熄灭,我们就开始贴面了,但我没有骚扰她,。我知道,女人是神的动物,只有在神上博得她的好感,才可能占有她的体。亲密一会,我就开始和她说话,问她今天是不是休息啊,在什么单位等等。她告诉我说是休息,和一个女伴出来逛街,随便跳舞娱乐一会。还告诉我她叫阿斌,29岁了,是医生,在神病医院工作。我也告诉了她我的基本情况。我还没有过医生呢,此刻特别想上她,约她中午一块吃饭,但她拒绝了,说是和女伴一块出来玩,女伴见她和陌生男人那么亲密会有看法的。我想她说的也对,女人之间表面上看关系很好,其实彼此之间嫉妒心是很强的当然利用这种嫉妒心,男人也可以多搞几个女人,嗬嗬,就没有勉强她。我们相互交换联络办法后,舞会也散场了,我们就此告辞。

    我阿斌舞厅分手后,一直没有见面,只是偶尔电话联系一下。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为她守身如玉,期间,我还轮换着小玲、姣姣、云儿等女朋友呢。在1996年我一段充满激情的出差前三天中午,她终于与我约好见面了。我有意邀请她在楼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完了以后,我们就来到了楼。舞厅里我在方面没有深入试探过她,这次能不能她的心里没底,进入楼后我先是坐在沙发上和她聊天,我说真巧,再过两天你就见不到我了,我要出差。接着问她的家庭情况。她有点哀怨地说和老公感情一般,没有什么大的矛盾冲突,但也没有什么激情,日子平平淡淡的,夫妻两人各做各的事情。老公是搞音乐的,晚上经常出去走,钱赚的不少,男人财大气了,就不把妻子放在眼里,什么家务都不做,在家连电话都懒得接。我心里清楚,夫妻做久了确实存在平淡无味的危险期,这时候的少妇不仅生活工作压力大,而且内心里积压着婚姻内的深深寂寞,她们渴望激情,但又有很多顾虑。我于是大谈调节个人感情生活的重要,同时强调这种调节把握好原则,就不会影响家庭。阿斌静静地看着我,为我辟的分析所折服。我对她表白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你就像我的梦中情人。说着就把她的手握在掌心,轻轻抚着。阿斌眼里充满柔情,并没有把手抽回去,她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我们能维持多久。我一把将把搂在怀里,在她的脸蛋上深情地吻着说:我会爱你的,直到永远我知道这是屁话,连我都不相信的,但还得说,呵呵。阿斌软软地靠在我怀里,温柔地爱抚我的脖子说:我对永远不抱什么希望,我只想感受到真正的爱。我爱怜地抚她长长的秀发说:你一定能感受到的。说着,便对着她的红唇吻上去,阿斌勾着我的脖子,忘情地与我深吻,舔弄着她柔软温热的舌尖,我的巴硬了起来,隔着衣服轻轻捏弄她高耸的房,阿斌微微喘息着,与我抱的更紧了,我顺势把她抱到床上,迅速往上翻起她的外衣,阿斌象征地抵抗一阵,随着罩的拉起,她一对雪白的房弹了出来,我用双手握住她随着身子晃动颤抖的大,一口将一边头叼进嘴里,一只手由轻到重地捏揉她另一边房,“唔你别我们这样太快了”,阿斌呻吟着阻止我,像是拒绝,更像是享受,听着她娇滴滴的声音,我的巴更加涨大,抱着她的头,压到她身上,不停地在她的逼上顶蹭,嘴里不停地对她说:“我爱你,我爱你”阿斌搂着我,醉眼微闭。隔着裤子,我用手热烈爱抚她大腿内侧隆起的户,阿斌的逼好肥厚,软软的唇正透出湿热的气息。我控制不住了,翻身下来解阿斌的皮带,但阿斌立即起身握住皮带,很坚决地拒绝我,我近乎哀求地对她说:亲爱的,我好想,我就要出远门了,别让我带着牵挂走好吗让我得到你,让我踏实地感受到你是我的女人好吗阿斌为我的真情所感动,身体无力地躺下去,我再次扑上去,热烈地捏揉亲吻她高挺的房,同时一只手伸下去,解开了她的皮带。阿斌黑亮的毛下面,两片唇缝隙早就布满了晶亮的水,分开她的唇,她红嫩的道口渗满了白乎乎的爱,都到这地步了,她还要拒绝,这少妇真能忍啊。我迅速脱下裤子,微微抬起阿斌的大腿,昂首挺的大巴对准她一张一合的道口狠命地进去“噢你好猛”,阿斌在我猛烈抽下呻吟着,一只手死死扯着床单我疯狂地蹂躏地少妇美丽的体,没多会,我的巴便在她的道深处一阵狂,让她的道装满我热烈的

    我出差了三个多月,回来当天,我像对小玲一样,约阿斌来出见面。那晚刚好是周末,阿斌说老公今晚休息,好不容易才脱身出来见我的。6点到9点之间,我在楼里狂她两次,弄得阿斌一时不敢回家,又是蹲坐又是清洗的,想尽量把我的清理干净。我想周末老公一定是要阿斌的,所以她生怕在的时候,被老公发现我在她道里残留的。一直到午夜12点多,阿斌才离开。其实,我在她逼里的怎么可能清理完呢,多少都会有残留的。第二天中午她老公此时一般不在家我和她通话,问昨晚她老公她了吗,她说做了,我问她爽吗,她说激情都被我耗尽了,和老公感觉不大,但还是觉得挺刺激的。她当然刺激了,一个晚上连续被两个男人么,嗬嗬。阿斌和我做了多次,觉得我泄的太快,不过瘾,抓了两付中药给我壮阳,我没有吃。其实女人我能控制进程的,只是我不想控制,女人么,只是玩玩,自己舒爽就行了,管她感受是什么样呢,又不是伺候老婆。阿斌后来辞职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事,开始还经常和我通话,说和老总的关系不错,经常到度假村活动,打保龄球什么的。这时我已经隐约意识到,她已经过继给别人了,我也有了分手的理由,就不再和她联系。今年在街头偶尔遇见她,当时我刚好办完事情,就让她上了我的车,一起到郊区僻静的地方,在车里又吃了顿她的水豆腐。几年不见,阿斌35岁了,虽说更成熟,但也明显苍老,原来高挺的房也没有那么饱满了,我想,一定是被老总以及别的男人蹂躏太多了吧。女人在商海,身不由己嘛

    黄色的岁月之四十二

    出差札记1:招待所女服务员娴儿

    作者:老色

    因为要搞个专项调研,我和两个同事到云南边境地区的思茅和西双版纳出差将近4个月。这期间,除了完成好工作,我游览了西南边疆以及邻国迤俪的风光,当然,更没有忘记我猎艳的特殊爱好。我在这一时期大展身手,在事业与女人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在思茅,我们一行三人住在一个普通的招待所,虽然条件差点,但当地人的热情很快就消除了我们对环境的不适,我们大块地吃,大碗地喝酒,我酒量本来不差,但也被灌得晕晕乎乎的了。饭后,主人安排我们在招待所舞厅娱乐。我心里纳闷,思茅就没有歌厅啊,怎么还搞成内部娱乐形式的呢,但客随主便,我们还是愉快地在一起玩。招待所的舞厅其实和外面的歌厅差不多,有两间房子,外面是很宽敞的大厅,摆着沙发茶几电视什么的,灯光昏暗,大家集中坐在外面聊天喝啤酒和唱歌;里面的一间很狭小,是做舞池用,就五、六个平方米吧,完全没有灯光,笼罩着一片黑暗。因为是内部娱乐,自然就没有三陪小姐了,但主人还是找了几个招待所的服务员作陪。服务员都是年轻女孩,而且是内部单位职工,我显然不能造次。我和陪我的女孩聊了会天,这女孩身材适中,下巴尖尖的,算是瓜子脸吧,一双眼睛忽闪忽闪,长发扎在脑后,成熟丰满的上身套着长袖红t恤,t恤外又套着件敞开的皮背心,透过皮背心可以看到她高高的尖,这女孩既有青春的可爱又有成熟的魅力。她说她26岁了,叫娴儿,到招待所工作4年,是客房部的领班。我猜测她一定结婚了,是个少妇。没想到,我和她跳第一曲舞时她说她还没结婚,问我结婚了吗,我说早结了。接着我问她是不是太挑剔啊,她笑着说老了,没人要,我们便嘻嘻呵呵地开玩笑走了出来。在外屋她问我的工作情况,我想都是同系统的职工,也没有什么好保密的,就大体告诉她我的工作。她问我是不是领导啊,我说是干活的,她说那一定是业务骨干了,我笑而不答,算的默认吧。她说当领导其实也不好,受约束太多,像我这样最好,工作拿得起,完后就彻底放松,没有什么好心的,多快乐。我说是啊是啊,称赞她会考虑问题。我们聊的很投缘,在别人离开舞池以后,我又请她进去跳舞。进入舞池,她不说话了,虽然牵手搂腰跳舞,但她贴着我很紧,高挺的房软软的完全挤压在我的脯上,我心里一阵狂跳,觉得这女孩有戏,再加上酒的作用使我色胆横生,便放开她的手,不顾一切地把她抱在怀里。女孩大方地把手搂在我肩膀上,柔软身体完全扑在我怀里,我低下头一下吻住她的唇,我们的舌头热烈地卷动在一起,迷醉的舌尖在她温湿的嘴里游动,双手抱紧她浑圆屁股,早就勃起的大巴狠狠顶在她逼上,着我越抱越紧,娴儿喘息着轻轻推开我说:放松点嘛,勒死我了。我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下身放松了点,但她的身体依旧软绵绵地靠在我怀里,我的手又不老实了,抽上来隔着衣服一把将她丰满的房抓在掌心,娴儿拉拉我的手撒娇地说:“恩你好坏”我吻着她说:“我喜欢你”娴儿羞羞答答地停止了挣扎,把头埋在我肩膀上,任我的大手在她温暖感的房上捏正当我难以自禁的时候,外面的歌曲唱完了,大厅有人开玩笑叫道:“坚持挺住,别出来”娴儿一听,立即害羞地低着头推开我,走了出去。来到大厅,我发现有个同事喝醉了,吐的一塌糊涂,不能再玩下去了,便依依不舍地和娴儿告别。

    在思茅没几天,我就处了几个很好的朋友,大家相熟了,也就没那么多顾及,白天工作,晚饭在外面馆子吃,饭后即到夜总会活动,不再是在招待所玩了。虽然晚上回到招待所偶尔也能见到娴儿,但时间太晚,都是午夜12点以后,还和同事在一起,单独见她难找机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嘛,就是我不时地夜总会的一些小姐,回到房间已经疲惫不堪了,那里还有心思打娴儿的主意啊嗬嗬。一个早上,我到餐厅吃早点,正好同事没有与我走在一起,经过她的办公室时她叫我进去,因为房门大开,我们就站着说会话,她问我工作顺利吗,生活习惯不习惯等,我也很热情地与她客套着,但从她眼里,我看出一丝柔情,还有一丝哀怨,我回头看周围没有人,便匆匆地抱住她,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说:我想你,等我。她红着脸低头拉衣襟说:别忘记我了哦。

    因为工作需要,我们离开思茅一段时间,到更基层的县份调研。大约半个多月,我们才返回思茅,继续住招待所。经过她办公室的时候,我注意到她在里面,听到脚步声她一抬头,正好与我目光相对,她很激动,不顾同事在我身边,热情地招呼我进去坐坐,我便进入了她的办公室,她问我到了那些地方,好不好玩等等,同事看我们仅仅是在打招呼,也没在意地先回房间去了。在办公室里说话确实不方便,我随便和她说了几句话想走,她悄悄地拉着我说:我住侧面职工宿舍一单元三楼右门。我心领神会,装着寒暄几句就离开了。当天晚上,思茅的朋友继续安排到夜总会玩,但我心里想着娴儿,就推说身体不舒服,让他带两个同事去玩。天黑以后,我洗了个澡,匆匆换身干净衣服,就要到娴儿的宿舍,没想经过她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她还在工作,她告诉我说,今晚加班,让我10点半再去宿舍。回到房间,打开电视,电视节目正放着英雄无悔,本来我是很喜欢这部电视剧的,但此刻却心不在焉,一直在想象和娴儿的消魂时刻,这种感觉,真像度日如年啊。终于熬到了娴儿约定的时间,我悄悄到娴儿居住的三楼,把门敲开,我眼前一亮,出现了一个出浴美女:娴儿刚刚洗完澡,白色的毛巾裹在她乌黑潮湿的发梢上,两片红云飞上她白嫩的脸郏,在她身披黄色的浴衣里,高耸的房呼之欲出。我回手关好门,猛地把娴儿抱在怀里,在她脸上一阵狂吻,她推开我道:等一会嘛,人家头发上的水还没擦干净呢。我取下她头上的毛巾说:我来帮你。说着,我坐到床上,让娴儿坐到我膝下,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帮她把发上的水擦干净。接着,她要梳头,我又抢过梳子帮她梳,但面对她卷曲乌黑的亮发,我实在无法梳理好,老把她头皮扯疼,她吸着嘴着说: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从我手里抢过梳子。我从后面搂着她说:别梳理了。说着直接就把她抽上了床,一下扑到她身上。对着她红红的唇就吻,吸吮着娴儿柔软湿润的舌头,趴在浴后少女流香四溢的温躯上,我激情万千,大的猛顶她的大腿,扯下她的浴衣,捧起姑娘丰满洁白的房狂热吸吮,“噢噢你好坏哦”娴儿娇声呻吟着,一只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我吃完她一边,又换另一边。这时,我突然发现这女孩的一边头上,长着两卷曲的毛,细细黑亮的卷毛和她雪白的房形成鲜明的反差,这一发现令我兴奋极了,我一口把她长毛的头含在嘴里,手往下住她隆起的户,她想拉开我的手,但我的手指已经直接进她温暖的道里了,娴儿的逼里水汪汪的,又粘又滑,随着我的手指在道里旋转搅动,娴儿忍不住扭动屁股,张开红唇小嘴“啊哦啊”大声呻吟出来,我迅速脱光衣裤,托起勃大的巴,抬起她的小嫩腿对准道口往前一倾,大的巴就完全捅进了她狭窄的逼里,“噢你好狠”娴儿大叫一声,一下扭过头去,将自己的黑发咬在嘴里,身体随着我狠命地抽上下摇动起来,秀色可餐的少女令我兴奋不已,我将她的大腿架在肩膀上,让她的身体成弯弓形,大的巴尽可能地往深处顶,“啊噢”娴儿娇声尖叫着,黑发从她嘴里散落出来,嗬,我感觉到头顶到她的子了,她细嫩的子在我的巴冲击下左右滑动,我一把揪起她丰满的房,再次狠狠地进去,头猛猛地撞到她的子上,头一紧,喷出来。我伏在娴儿洁白酥软的体上,听着她娇滴滴的喘息,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同时也在盘算休息一会再她。这时,听到楼下有人在叫我,娴儿条件反地坐起来披上衣服。我说:别管他。娴儿趴在我怀里劝道:还是回去吧,你们出门在外,万一有什么事情呢。我叹了口气,还是不想走。娴儿温柔地吻着我的脸说:工作要紧,不能重色轻友啊,我们还能见到的嘛。听她这样说,我很不好意思。心想,这女孩真好

    这以后,我又离开思茅一段时间。因和当地朋友关系好,回来后便再不住招待所了,搬到另外一家宾馆住。不过,我和娴儿还是保持着联系,需要的时候就去她。娴儿与以前的男朋友有过关系,知道自己的危险期。在危险期,我就在体外,有时候故意在她脸上或嘴里,弄得她脸色通红羞答答的好可爱。同时,背着娴儿,我破了一个处女,这要在另外章节里说了。我返回本市后,与娴儿不时还保持着电话联系。也许是和娴儿有缘,1998年,我再次到思茅,在当地高档的绿都大酒店与娴儿同居了一夜,又狠狠了她三次。娴儿,娴儿这时已经28岁了,但一直没有结婚。她说,她想我,别人给她介绍男朋友,无意之间她都把对方与我做比较,老觉得那些小伙子没有我好,难以接受其他男人。我听了,心里很不安和愧疚。女人真爱男人了,其钟情之专注好令人感动。离开思茅后,我就很少主动和娴儿联系了,想让她尽早摆脱我的影子。接下来的三年里,她与我联系也逐步在减少。可能她知道,在她心里,我永远是个梦

    今年我试着打电话找她,她的同事说她结婚了,告诉我她的呼机号码,让我打呼机找她。我听了松了口气<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