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其他小说 > 黄色的岁月 > 31-35
    黄色的岁月之三十一

    服装店的女孩樱上

    作者:老色

    在猎艳生涯中,老魁是我第二乐园入门的老师,但由于职业不同,我和老魁很难凑在一起,除了偶尔和他交流经验外,我们很少有机会共同行动。不过,我还是逐步找到了兴趣爱好相同的两个搭档,一个叫老品,一个叫老耀。老品和我在同一个单位,但不在同一部门,他稍胖,富态的样像当官的,对少妇很有吸引力,搞少妇是他的拿手好戏。老耀在另一个单位工作,他相貌平平,气质过于温柔了点,说话有点唠叨,哄女人很在行,但因为相貌和气质的原因,共同出击的时候,漂亮点的女人都被我和老品瓜分了,很叫老耀愤愤不平。尽管如此,我们三人还是相处很好的,俗话说:“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衫,衣衫可以换,手足不能断”么,为女人朋友翻脸是很傻的事情。这期间,我们有过很好的合作。在本章里,我将要和各位说我和樱的故事,因为这女孩在我生命里占有很大的位置,所以我对她投入更多的感情来写作,分下两部分。

    在本市,我们算是使用呼机比较早的人,我从1992年就开始使用了,出于防备老婆发现的安全起见,我很少给女人留呼机号码,怕别的女人打来传呼被老婆发现。按常例,我们出差前都是把呼机留在办公室里的,而且呼机平时都设置在震动挡,一旦来传呼,要趁老婆不备才看,这样做确实很累,可也实在是没办法,鱼与熊掌都要么,就得担当点风险了。一次,老品要出差半个多月,我便借用他的呼机,力争在此期间有所作为。一天下午,我又进入了舞厅,那天的女人特别难请,我便坐在后排的沙发上寻找新的目标。很巧,熄灯舞结束后,有两个女孩坐到了我旁边,一个是短发,穿着短袖紧身碎花褂子,一边坐下来一边和跳舞的小伙子打情骂俏,显得很风骚,估计那小伙子在舞池里过她的。另一个是长发女孩,看上去很文静,穿着一身普通的深色衣裙,对跟上来的小伙子不理不睬,估计她无法接受那小伙子在舞池里对她的动作。亮灯舞开始了,短发女孩很快和小伙子跳舞去了,长发女孩坐着不动,对跟上来的小伙子仍旧不答理,小伙子觉得没趣,就找别的女孩去了。看她一个人坐着,我便凑上去说:“你怎么不跳舞啊”她看了我一眼,说不会跳,我说怎么和我一样,我还以为这里只有我不会跳舞呢,她说你骗人,不会跳舞来这干什么,我说昨晚加班了大半夜,今早睡懒觉,下午没什么地方好玩的,来这随便看看。她问我什么工作,我说是海关缉毒科的,她听了眼睛一亮,有点钦佩和好奇的问我,你们工作很刺激也很危险吧,我说确实是这样的,接着便把从报纸上看来的故事添油加醋地说给她听,让她听得着迷,还不时感叹:“啊,真危险,你要小心啊”,看着她对我钦佩和充满关心的神色,我知道她对我有好感了。聊天之间,两曲亮灯舞很快就过去,舞会最后一曲熄灯舞一开始,很多小伙子就围上来请她跳舞,但都被她冷漠拒绝了,最后一曲熄灯舞时间很长,我心里有底,不忙请她跳,等请她的小伙子都走完了,我才请她,她说你不是不会跳吗,我说我看会了,这舞简单,不会跳那才是笨蛋呢,她听了抿嘴一笑,说你真有趣,说着便让我牵着手,在黑暗中穿越七凌八落的前排座椅,步下了舞池。我搂着她的腰肢,轻轻握着她的手自然垂放在身体一侧,她也很自然地和我贴在一起,搂着她的细细腰肢,我感觉这女孩很苗条,而她不时贴在我前的双,让我感觉到她的房还是很挺拔的,我的巴硬了起来,但我还是克制着。我在她耳轻声问她有男朋友了吗,她说还没有呢,我问她多大了,还不谈恋爱,她说26岁了,以前谈过一个,觉得不合适分手了,接着她问我多大结婚了吗,我告诉她31岁,还没结婚,也没女朋友。她说我这年龄差不多该结婚了,我说工作特殊,老出差,见了几个姑娘都没谈成,她叹了口气说,互相理解才是缘分啊。知道我是单身,她对我显得多情起来,整个身体都靠了上来,我便把她的手放在我肩膀上,双手搂着她的屁股,把勃大的巴顶在她的逼上,这姑娘真温柔,把脸伏在我一边肩膀上,任我捏着屁股让大巴在她的逼上顶蹭,听着她在我耳边轻微的鼻息,闻着她长发飘出淡淡的香味,我忍不住在她脸郏上吻了一下,温情地对她说:“你好温柔,做我女朋友好吗”她反问我:“你愿意吗”我说声“愿意”就捧起她的脸吻上去,唇对唇地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她也勾着我的肩膀,忘情地和我深吻,舔着她湿湿的舌头,怀抱着她高挺的房,我觉得自己冲动的厉害,更是抱紧了她柔软的屁股,大巴越加有力地在她的逼上磨蹭,她似乎被我的力量所感染,喉咙里发出了“唔唔”轻微的呻吟,在与这女孩热情的深吻中,随着巴的抽动,我的狂热地喷在了裤子里她感觉出有什么不对了,离开我的唇问:“你怎么了”我在她脸上狂吻着说:“没什么,我控制不住,为了你”她害羞地把脸埋在我肩膀上,用手着我的脸郏,心疼地娇声说:“你也真是的,克制点嘛,这样会不会伤身体啊”

    跳完舞后,我们交换了联络办法。她说她叫樱,本市人,家在广播电视厅,在某名牌服装专卖店工作,告诉我了电话号码。我没给她电话号码,说我经常不在单位,电话找不方便,把老品的呼机号码留给了她,还故做神秘地告诉她,如果我不回传呼,说明我有任务,过后我会主动和她联系的,她很理解地点点头,表示相信我。舞会结束后,我们一起走出舞厅大门,我看清了她的样:裙装包裹下的身材很匀称,房不大但高高耸起,长发披肩,脸蛋白里透红,黑亮的大眼睛,感红红的嘴唇,美中不足的是,右边额头上有一下块淡淡的雀斑。我很遗憾地对她说,今晚单位领导召集吃饭,我就不陪她了,以后联系。她很深情地对我说:“你去吧,记得和我联系哦”。第二天早上才上班,她就打了老品的呼机,办公室里人多不方便,我立即找个到公用话亭回电话,她问我昨晚喝酒了吗,别喝醉了,还说了很多关心体贴的话,我很感动,觉得自己真爱上这女孩了,和她说了很多柔情蜜意的话。由于不太好安排时间,我和樱虽然保持着联系,在10多天里,始终没有机会见面,在电话里,我感觉她特别的思念我,有时说着甚至哭泣起来,说和我处朋友真难。哎,这姑娘真可爱,我为难死了

    黄色的岁月之三十二

    服装店的女孩樱下

    作者:老色

    一天晚上,我终于安排出时间了,约她见面。不巧她下班很晚,服装店要8点才关门,我不想去她单位在她同事面前露面,就说8点半在她们单位对面的公交车站等她。吃完晚后,我在街上闲逛了一会,就到约定地点,此时,天空中飘起了绵绵细雨,饭华灯初上的街头笼罩在一片蒙蒙的雨雾中,行人稀少的路面泛着暗淡的反光,刚好我没带雨衣,就站在站牌下面,雨渐渐变大了,我冒着清冷的风雨,凝视着街对面灯火通明的服装大厦,心中充满着柔情,期待她身影的出现。8点半还差5分,樱打着伞从街对面款款走了过来,她身着一身白底浅花连衣裙,婀娜的身姿显得青春而秀丽,见到我她飞身跑过来,高高地把伞举过我的头顶,一下就扑在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着她,冰冷的唇在她脸上热烈移动,她从挎包里取出纸巾一面给我揩头上脸上的雨水,一面心疼地说:“傻瓜,你怎么不进去找我啊”,我轻轻抚她的秀发说:“怕找不到你,错过见面了啊”她依偎在我怀里说:“你好傻哦”她握着我冰冷的手说,这样会感冒的,让我到她宿舍用热水洗一下,我便随她到服装大厦背后的员工宿舍,与樱同住的女孩也是本市的,早回家了,她们的宿舍一般只用于午间休息,可能是午休后没有开窗,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樱出去打了两瓶开水回来,关上门后,先帮我擦干头上的雨水,又扭干毛巾给我擦脸,倒水让我用热水泡脚,我的脚很臭,真有点不好意思,但她并不在乎。接着,她又在电炉上给我煮了两个红糖蛋,说没有姜,喝点蛋汤暖暖身子也好。看着樱这样照顾我,我心里不由得感叹,当初追老婆追的好辛苦,如果还有从前,能让樱做我老婆多好啊。坐在她床沿上泡脚,喝着蛋汤,我爱怜地把樱拥在怀里,用勺子喂她,她只是吃一小口,要我全部把蛋汤喝完。一切料理好后,我身上热烘烘的,觉得神很爽,便和她靠在床上,说着情意绵绵的话,她问我怎么那么忙啊,快半个月了才见面,我说男人为事业,身不由己啊,她靠在我怀里,把耳朵贴在我脯上,撒娇地说:“让我听听你的心,看是不是说真话”,我抚弄着她的秀发说,:“傻丫头,还不相信我啊”,她告诉我说明天要陪经理去广州,谈一笔业务,我说好啊,多锻炼一下自己,也许将来我的樱就是老板呢,那时你还做不做我老婆啊,樱坐起来,趴在我身上捧着我的脸真情地说,你别乱想,只要你对我好,今生今世我永远是你的人,说着便把她火热的唇贴了上来

    樱长长的秀发落散在我脸上,舔着姑娘那略带甜味的舌尖,我的巴勃了起来,便翻身把她压在下面,一面与她深吻,一面隔着裙子爱抚她高耸的房,“哦”樱轻声呻吟了一下,没有拒绝我,而是勾着我的脖子,闭上眼睛更忘情地和我深吻在一起,这姑娘房挺拔而富有弹,我的巴狠狠地顶着她的大腿,随着冲动的加剧,我由轻抚房变为大把搓揉,“哦哦”樱停止了与我的接吻,脸上泛着红晕,张开小嘴开始轻微喘息起来,我把手伸进她的领口,但她领口太小,手进去不方便,仔细一看,她裙子的拉练在背后,便将她侧过身来,一下将裙子的拉练拉到腰肢,她想阻止我,但已经来不及了,看着裙子背后拉练已经拉开,我干脆直接把裙子从她身上剥下来,樱红着脸,一面挣扎一面说“不嘛,不嘛”,但裙子最终还是被我拉扯了下来,看着只剩下罩和内裤在身上姑娘雪白的体,我扑上去把她抱里说:“樱,你好美”,樱害羞地把头埋在我前,娇声说:“你好坏哦,不和你玩了”我乘机从背后解开了她的罩,让她在我面前平躺着,樱一对挺拔的房立即呈现在我眼前,我迫不及待地扑上去,一手捏住一边房,一口将她另一边褐色的头含在嘴里,舌尖不断在她的头上卷动、吸吮,还轻轻用牙齿咬她嫩嫩的尖,“噢噢你坏死了”樱呻吟着,我感觉她整个身体在颤动,我的手移下去,直接抚她的大腿内侧,她的大腿皮肤光洁细腻,起来柔软细嫩,我热情的爱抚,使她不由得分开了两腿,让我尽情地抚,接着,我又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越过她毛茸茸的小腹和水泛滥的唇,直接将手指进她的道,“啊”她条件反地夹紧大腿,但随着我手指在她道里热烈地搅动,她的大腿开始放松了,我不断地吻她,只见她冲动地手抓紧床单,舌头伸出来不断地舔着自己的嘴唇,一副少女怀春的娇态,我开始脱她的内裤了,她想反抗,但我已经迅速地把她内裤拉到了脚跟,她想坐起来穿内裤,但被我用力推倒,分开她的大腿,一下把嘴唇堵到她道口上,“啊不脏”她声音颤抖地叫唤着,想推开我的头,但我的舌尖已经伸进了她的道里灵活地卷动,为婚外女人口交,对我来说并不多,但我觉得自己确实爱她,我愿意这样做,樱的道分泌出好多水,腥腥的,咸咸的,我都一一咽了下去,“噢噢我难受死了啊”,樱喘息叫唤着,我又把嘴唇顺着她的唇沟往上移,将她小小的蒂含在嘴里,舌尖在她蒂上搅动,樱浑身颤抖着,有气无力地叫唤:“哥哥求你别这样我真的受不了噢”,看着樱那发情的娇态,我站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樱瘫软在床上,对我要做什么一无所知,我再次分开樱的大腿,扶起自己大坚挺的巴,对准她红嫩水汪汪的道口,一下猛到底,“噢”樱一下搂紧我的脖子,不断地扭动着屁股,深情地对我说:“哥哥,我知道我要成为你的人的,你终于要我了”说着,她的眼泪流了出来,女人在做爱中哭泣,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受到鼓励,没几下就了

    樱告诉我,她的第一次是给过去的男朋友,她很后悔,很希望有人真心爱她,今天我们在一起,她觉得我是真心爱她的。她紧紧地搂着我说:“哥哥,妹妹属于你了,你别骗妹妹啊”,我轻轻地在她红嫩的脸上吻着说:“我爱你,不管何时何地”与此同时,我心里充满了愧疚。樱晚上必须要回家的,我把她送到了广播电视厅,临别前,她说他明天乘下午的飞机,走以前想再见见我,还问我需要在广州带什么东西,我说我尽量来见你好吗,东西就不用了带了,因为我长出差。第二天上午,樱给我打传呼,当时单位开一个重要会议,我正在做会议记录,就简短地给她回了个电话,樱问我有没有空,我告诉她不能去送她了,请她注意身体,多保重,樱叹了口气:“说你忙吧,别累坏了身体,我会保重自己的,为了你。”说着就把电话挂了。我有点惆怅,也有点无奈,接着工作去了。这期间,我每天都借故加班到办公室呆到深夜,和樱通电话,5天后的晚上,樱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明天要回来了,是广州经桂林到本市的航班,希望我去接她。刚巧,这两天我手头有车,就同意了,只听见樱在那边欢声雀跃地说:“你真好,吻你”接着樱告诉我说,广州东西很多,她也不知道给我带什么好,已经立秋了,想还是买点实用的好,就给我买了一件皮夹克,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欢,最后,樱在电话里要我和她吻别。我心里感叹,樱真是个用真情的好女孩,长此以往,我如何面对她呢

    第二傍晚,我在航班到达前来到机场。预定到达时间早过了,机场广播说航班因故不能到达,接亲友的请回。我心里有中不祥的预兆,但又不敢多想回来看晚间新闻,说一架从广州飞来的航班飞机在桂林坠毁,我脑子里轰地一下,会不会是这一夜我本无法入睡。天亮后,我一直等樱的消息,但仍然杳无音信,我简直要发疯了,熬到下午,我给樱的单位打电话,说找樱,对方说:“你还不知道啊,飞机出事了”,接下来,对方说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工作以来第一次旷工了,天空又飘起了绵绵细雨,在雨中,雨水和我的泪水交织在一起,独自来到和樱认识的舞厅门前,樱听我讲故事那投入的神情仿佛跃然眼帘,我似乎还在体味她的惊叹、她的关心,苍茫的雨雾中,下午的天空宛如夜色降临的黄昏,我漫无目的地踯躅在街头,却不知不觉来到樱工作的服装大厦前,站在公交车站牌下,望着天空下昏暗的大厦,我仿佛又看到樱撑着雨伞,跃然投入我的怀里那婀娜的身影,仿佛看到她抬着热气腾腾红糖蛋汤后那张甜美的笑脸,雨在渐渐变大,雷声轰鸣,闪电霹雳,樱,你知道吗一个不能为你送别的人,在为你哭泣

    黄色的岁月之三十三

    小云姐姐

    作者:老色

    樱的遇难,对我刺激很大,虽然我好色的本不会改,但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在以后半年多点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去猎艳,也算是对樱的祭奠吧。当时我使用老品的呼机,原想是遇到难对付的女人好脱身,没想到却遇到了真情的樱,这令我唏嘘不已。这以后,遇到可心的女人,我就再也不欺骗了,这样心里也许要踏实些。转眼又过了一年,1995年,我32岁了,这年的收获不小。年初,我买了一套叫做警告中国男女系列丛书,里面说的一些道理很令人折服,从理论上,我更知道了一些征服女人,特别是征服成熟女人的技巧。那就是,与女人交流,先试探她对自己婚姻生活的感受,如果她觉得婚姻很平淡,很渴望激情,那就诱惑她寻找激情;如果她的感情生活很好,那就收手别打主意。这样的可以排除不可能的目标,剩下的命中率是很高的。我猎艳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作爱的地点,为此,我失去了很多占有女人的机会。这年,我终于有了解决困难的转机。我一个老同学,是当导游的,爱好与我相同,但手段不一样,他喜欢嫖,觉得勾引女人太费时间和力,还是嫖简单,他还要去赚钱呢。他虽然在市中心租了一套房子,但因经常带旅游团外出,很少住,我便向他要了房间钥匙,以后,他的房间便成了我的楼。

    我早就发现我家对面的体育馆有一家舞厅,而且生意非常好,舞会期间门口摆满了单车。但因离家太近,一直没敢进去。一天下午,乘老婆出短差,我终于忍不住了,悄悄地溜进了舞厅。这家舞厅场子很大,但人也很多,人多目标自然就多了,我不由得心里一阵高兴。第一次进这家舞厅就有了收获,认识比我大2岁的少妇小云。小云是机床厂招待所的服务员,齐耳短发,显得很神。她身材匀称,房丰满,这在舞厅我就试过了。怎么认识小云的细节我就不说了,反正手段和从前差不多。我告诉了她我的呼机号码,约定上班时间才能联系。第二天,小云就给我打呼机,当时我乘单位的车出去办事,又没有手机,给她回话晚了。可能是第一次给我打传呼,她觉得没面子吧,很不高兴,我解释半天她的气才消。一个星期六,我给她打电话,约她晚饭后出来见面。这次,她穿着一身深色的衣裤,衣服紧紧的,将她高高的房衬托起来,曲线特别美。见面后,我很自然就带她到楼去了。当时我老同学才把楼租到手,里面空空的,什么设施都没有,地上堆着一捆木板,可能是朋友打算用来做点简单家具用的。在外面闲逛我和小云都怕遇见熟人,虽然条件差点,她还是愿意和我呆在屋里。我们就坐在木板上聊天,她说招待所效益不好,她弟弟是做大生意的,就和弟弟合伙做,还赚了些钱。埋怨老公能力太差,不会赚钱,老打麻将等,显得对老公很失望。说话间,我搂着她,不时吻她,隔着衣服她的房,但她似乎没有想和我亲热的欲望,把我的手拉开后,又只顾说话,弄得我欲进不能,欲退不罢,很丧气。我们聊到晚上11点多,她说该回去了,起身站起来,我觉得很不甘心,在她起身刹那,我扑上去紧紧把抱起她柔软的身体,把她压靠在墙上,狂热地吻她的唇,她闭紧牙关不让我把舌头伸进去,我就用勃起的巴在她逼的位置猛顶磨蹭,她被男人的激情感染了,打开牙关让我的舌头滑进去,我们的舌头就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接着,我掀起她的紧身衣,分开两手将她一对饱满的房捏在掌心,尽情地捏,又将一边头叼在嘴中,疯狂吸吮舔咬,小云呼呼地喘着气,温柔地抚我的头发,她的样既有女人发情的冲动,又有姐姐的爱怜,样子美极了。我躬身把手探下去,隔着裤子她微微隆起温湿的逼,小云想拉开我的手,但没成功,就软软伏在我背上,克制不住地扭动起屁股来,隔着裤子捏她的唇,感觉她的逼好柔软,解开她的皮带,要把手伸进她裤子里,被她阻止了,我便把她的裤子拉到膝盖,掏出勃大的巴顶在她跨下毛茸茸的逼上,她的唇湿醮醮的,我用手引导着头,忽轻忽重地顶磨她的蒂,“哦嗬”,她轻微张开嘴,发出阵阵喘息,但就是不叫出声音来,蒂受到刺激,使她不由自主分开大腿,但膝盖上的裤子又阻拦了她大腿的分开,我立即把她的裤子拉到脚跟,她的腿一分开,我的头便滑到她唇沟之间,小云的逼流出好多水,唇沟粘滑粘滑的,我的头热乎乎粘了她好多分泌物。过去我就用面对面站着的姿势过另一个成熟少妇梅姐,知道怎么做,就弯下腰,用手扶着巴顺着她的唇沟往她逼后方的上面顶,她的胯分的更开,只感到头一热,我的整个头就进了她的道里,“啊嗬啊嗬”,她发出类似哭泣的喘气,不由自主分开腿挺起下身配合我,原来想从她屁股后面她,但感觉她今晚似乎不太想做,怕她临时不配合,只有顺势而谋了,我再努力往上,大半就进了她的逼里,小云的道好温暖好湿润,因为这种体位女人的道会把巴夹的很紧,男人也不便抽,我便在她的逼里狠狠捅了几下,很快就全部在她的道里了。

    这以后,我又约小云出来了一次,开始是一起跳舞,我约朋友阿杰一块去,小云也带了个女伴倩儿,舞会里倩儿自然就由阿杰照顾了。倩儿比小云漂亮,脸蛋红白红白的,但没小云丰满,我真想她,但小云在场,我不敢对倩儿献殷勤,只是在跳熄灯舞的时候交换舞伴,搂紧倩儿趁机了一会她的房,用大巴隔着裤子顶了一会她的逼,弄得倩儿不知所措,熄灯舞散后我看她小脸羞得红红的。舞会完后,我告诉小云,她委托我给她孩子买的书买到了,等会让她和我去取,我们和阿杰与倩儿便就此分手了。阿杰胆小水平臭,后来也没成倩儿。我带小云到房,在床上又狠狠了她一次,小云是个很奇怪的女人,作爱从来不叫床的,而且还不让脱光衣服,只是把上衣掀开露出房,当然裤子绝对是要脱光的了。这次她很过瘾,大巴塞满了她的逼猛抽猛,完后还亲眼看着我的从她道口淌出来呢。过后小云还骄傲地问我她的房丰满不丰满,我捏着她的说:不丰满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女人呢,呵呵。小云比我大,在她眼里我始终是弟弟,也许心理上对我没有依赖感吧,她从来不对我撒娇。小云还是个势利的女人,看到我对她生意没有什么帮助后,就很少和我联系了,我约她她也不出来,后来她的电话号码变了,我也由数字机改用中文呼机,呼机号码一变,我们就失去了联系。说实在话,小云是身材好房高她我才勾引她她的,对她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更别说爱了。

    黄色的岁月之三十四

    寂寞的小玲

    作者:老色

    有了房,确实给我的猎艳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从1994年开始,我有了很多相对固定的女朋友,我经常随身携带很多少妇的呼机号码,机主都是用只有我才看得懂的代号标记,以防老婆发现什么。在我有空的时候,就挨个给这些女朋友打传呼,众多的少妇里面,总会有人能摆脱老公的监视出来和我约会。回想起来,这段日子真是赛过神仙。唯一遗憾的是,没有汽车,使不少住得远的少妇难以搞到手,因为距离的原因,我们见面很困难,很多时候我只有放弃了。

    我在舞厅认识了小玲,小玲当年29岁,身材高挑匀称,房高耸,一头黑亮的长发,白嫩的面郏透着迷人的红晕,笑起来细细的小眼睛充满少妇的风情。小玲在近郊农科所工作,老公据她说是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干部,先是任部门领导,后来又到农科所的一家酒店当老总,我认识小玲的时候她老公又到某县挂职锻炼,说起老公的仕途,小玲充满骄傲,让她感到不足的是,老公太忙,陪她的时间很少,小玲是做工会工作的,上下班很有规律,下班回去老公经常不在家,在冷冷清清的屋里,小玲除了陪伴孩子,勉不了觉得寂寞。我请小玲跳第一曲熄灯舞,在初步弄清她家庭情况以后,就和她大谈调节个人感情需要问题,我们的共识是:家庭要管好,但作为个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只要别影响家庭就行。这曲熄灯舞我们虽然贴面抱的很紧,但我没弄她,不过清了小玲的思想,我心里有数了。跳第二曲熄灯舞,我开始从温柔到野地试探她:先是轻轻地吻她的面郏,接着抱紧她柔软的身体,用大巴猛顶她的逼,小玲伏在我的怀里,坦然接受我的一切,看她能接受我,我毫不客气地把手伸进她的衣襟里,把她丰满的房捏在掌心,尽情揉,她拉拉我的手说:“小心别人看见”我对她轻轻地说:“没事,都在各玩各的呢”小玲就把火热的脸埋在我的肩膀上,尽情地享受着我爱抚她的大,轻轻拧她的尖。

    这次以后两个多月,我除了和她通过几次电话,一直都没有见面。原因是我还有其她女朋友,不愁没有玩的,再就是小玲住的很远,尽管她有时间,但见面一次还是不容易。一次出差在外,回来以前我和小玲联系,让她提前安排好时间,等我回来见面,小玲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回来的那天傍晚,我开着出差用车到她们单位附近的一所大学门口接她,只见小玲早已等着了。这天她穿着一件白底缕花衬衣,下着红裙子,不断注视来往车辆,我的车在她面前一停下来,她就嫣然一笑,钻进了驾驶室。小玲提议去跳舞,我说才跑长途回来,有点累了,还是找个地方聊聊好了,小玲很理解人,就随我到了楼。才进屋,我便抱紧她吻她,同时隔着衣服揉她的房,她闭着眼睛,在我怀里轻轻喘息着,任由我的大巴顶她的逼。看她有点冲动,我拦腰把她抱到床上,正要脱她的衣服,她推开我娇滴滴地说:“你好急,还没洗澡呢”,我笑着说:“洗澡也要脱衣服啊”,说着三下五除二地剥光了她的衣服,小玲想阻止我但没成功,只噘起嘴说:“你好坏哦,怎么像这样啊,我不管了,不管了”小玲的身材真好,突兀分明,雪白的一对房随着我对她身体的爱抚而颤动,我一下把她的头叼在嘴里,尽情吸吮,“恩”她呻吟了一声,推开我说:“你好谗,快去洗澡吧”我一把抱起她说:“我们一块洗。”说着,我们就进入了浴室。在浴室里,小玲撒娇地说:“人家早就洗过了,还要专门来陪你”我说:“你当时洗和现在不一样,我们现在是洗鸳鸯澡啊”,小玲在我脸上刮了一下,说:“你名堂真多”说着,用喷头不断帮我冲洗,看着小玲雪白的体和晃动的房,我忍不住从后面抱住她,轻轻分开她的唇,想把巴进去,小玲弯腰扶着墙也做好让我入的准备,但此时,因为连续几天跑长途造成身体劳累,我发现巴有点疲软,坚硬的第一次冲击没有入后,就再也进不去了。实在是没有面子。我很不好意思,说今天太累了。小玲善解人意地说:“累了就别逞能,先休息一会”。洗完澡,我们便双双躺到了床上。

    搂着她说了会话,我的手指便在小玲的头上拧捏起来,小玲毕竟是有经验的少妇,知道我想做什么了,便用手捏我的巴,她的手握着我的大巴,忽轻忽重地套弄着,让我觉得舒服又刺激,便将在她脖子下的手臂往上抬起她的身体,示意她伏到我的巴上,小玲便趴在我的下身,一面套弄一面放荡地说:“这会好,好大刚才怎么会不争气啊”看她晃动的房和荡的神态,我忍不住坐起来,把她的头往下按,她便张开红唇将我的大巴含了进去,她的舌尖在我的头上灵活卷动,让我恨不得把整个身体都塞进她的嘴里,随着我巴的不断涨大,我一下抓起她白嫩的房拼命搓揉,“唔”小玲吐出我的巴,拉着我的手对我嗔怪道:“你好狠,轻点啊”我在她的粉脸上亲了一口,恶狠狠地说:“小妖,我要你”说着就把她按下去,分开她雪白的大腿,用头捅开她两片唇,不断地在她道口和蒂上摩擦,小玲的毛乌黑发亮,很柔顺,她的逼很普通,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随着我的头反复在她唇沟和蒂上摩擦,小玲红嫩的道口水流了出来,把我的头滋润得粘湿粘湿的,小玲忍不住了,扭动着屁股娇声说:“进来,你进来呀”但我想吊她的胃口,就是不进去,趁我在她道口旋转搅动的时候,小玲猛地往上一抬屁股,我大巴的一半就进了她充满蜜的洞里,我顺势扑在她身上,猛烈地抽起来,“噢噢”小玲紧紧地搂着我的上身,狂放地将两腿夹在我的屁股上,下身随着我的巴出入上下迎合,我边在她的脸上狂吻边问她:“舒服吗痛快吗”她一面迎合我一面说:“噢好舒服,好痛快,噢”,我又问她:“比你老公强吗”她的手在我的头发上乱搓着说:“你好强壮我要被你弄死了噢”在她欲仙欲死的时候,我一下把巴抽出来,她以为我不她了,急忙起身紧紧搂着我的腰噘起小嘴说:“你了吗你了吗”我说:“还没有呢,我要骑你”,说着便鲁地将她的身体翻过去,让她趴下,我坐在她屁股下侧,分开她丰满屁股的丫丫,大的巴对准她水汪汪的道口再次进去,“噢”小玲抓住枕巾,身体瘫软地由我从后面猛她,女人趴着让男人从后面的体位好舒服,我坐在她的屁股上,随着大巴在她逼里出入,看着眼前这个披头散发女人在我冲击下前后晃动的白嫩体,心中充满了对女人征服的快感,我将身体趴在她背上,一面一面对着她的耳说:“小妖,你你的逼”“噢我要你你好猛”小玲小声呻吟着,看着这个被我征服得柔顺无比的女人,我感觉压抑的力量需要释放了,便把手到她脯下面,使力地拧捏她的头,“啊啊痛唔”小玲痛苦而充满快感地呻吟着,与此同时,我感到她的道一阵紧过一阵地收缩,有力地夹紧我的巴,我用力在她的道里猛地抽几下,便一泄如注灌满了她的道。过后小玲靠在我的怀里说,她以为胖男人这方面不行,因为她老公就有点胖,我说,我不算胖啊,她说我比她老公好点,但肚子还是挺起来了,我抓着她的笑着说,不能一概而论嘛。这夜,了她三次。第二天起来,我原打算送她回去,没想到汽车的一边的车胎没气了,得换轮胎,只好委屈她自己想办法回家了。

    后来我又了小玲几次,其中有一次是在录象厅,日场录象很少有人看,很大的场子就两三对情侣,我便买普通票实际上坐进包间,在包间里让她坐在我大腿上,从下面狠狠她,这次印象深刻的是她的水和我的淌潮了我半边裤腿,让我出门感到很狼狈。另一次是在她的新家,小玲家境不错,有两套房子,新房离单位较远,老公不在家,小玲还是住在单位的老房子,上下班方便。她带我到她的新家,在她家里她我确实紧张,生怕她在基层锻炼的老公突然会闯进来,小玲似乎不在意这些,不住地安慰我,尽管如此,她还是很匆忙,没几下就了。小玲喜欢跳舞,但我很少陪她去玩,对此她很有意见,说大老远地进城来,我就是没有时间见她。其实很多时候我是怕在舞厅里遇到熟人,故意不去的。一次,我和老品约小玲吃饭,她带了个叫小马的女朋友来,小马胖的有点臃肿,皮肤很黑,我实在看不上,但老品饥不择食,没多久就把小马了。因为我女朋友很多,对小玲不是很在意,而且说实话,我只是想她,但并不爱她,所以对她一直是比较冷落的。老品这家伙就乘机而上,约小玲跳舞,她的房,后来也把小玲了,老品对我说,小玲真不错,是个辣妹啊不过,我感觉小玲似乎不太喜欢老品,我和小玲见面的时候,小玲告诉我老品约她跳舞的事,说对老品感觉不太好。但没有说老品她的房和她的事情。这她肯定不会说的了,呵呵。去年,我又约小玲见面了一次,在野外的草地里,我让她为我口交,喷了她一脸,真痛快

    我和小玲现在还断续保持着联系,但已经不太想她了。今年她还送了些新品种玉米给我,这玉米又香又甜,味道真不错

    黄色的岁月之三十五

    无心柳柳成荫

    作者:老色

    我和小纹也是在舞厅认识的。小纹个子很小,恐怕也就155左右,短发,肤色较黑,身体也不怎么丰满,相貌一般。当时她30岁,在省纺织厂当质量检验员,是个非常普通的少妇,我只过她一次,对她印象不深,现在在街头见面恐怕都认不出她来了。小纹是“吃快餐”,想起来也很有意思。

    我想,小纹一定是个对男人饥渴的女人。那天下午,我在舞厅猎艳运气不好,靓丽点的少妇老请不起来,眼看黄金时段就要过去了,好不容易上一趟舞厅不能没有收获啊,我也只好将就点了。在熄灯舞的时候,轻易地把貌不出众的小纹请了起来。没想到,我才搂紧她娇小的躯体,她就主动贴紧我,很刻意地挺起下身顶住我的巴,紧一阵松一阵地左右磨蹭挤压我的下身。小纹个子小,我的巴只能顶到她柔软的小腹下,随着她身体不断蹭动,我的巴迅速硬了起来,便紧紧地抱住温暖她的身体,肆无忌惮地隔着衣服她娇小的房。她的房不大,她鼓起的脯,感觉似乎罩占的空间更多。她很快拉开我的手,搂着我的腰继续用下身顶蹭我的巴,我将手伸下去,探进她松紧带的裤子,掀开紧紧的内裤,手指便到了她逼上的绒毛,再往下便捏住了她湿粘的唇。小纹挣扎了一下想拉出我的手,但她娇小的身体被我紧箍着,动弹不得,只好随由我了。我手指在她唇上随意捏了几下,便滑进了她的道里,指头在她的道里不住旋转,用力地捅她柔软滑腻的道壁,小纹微微叉开两腿,气喘吁吁浑身瘫软地伏在我身上,水顺着我的手指流了出来这曲舞我们谁都没说话。舞曲结束后,我们来到座位上,彼此告诉了对方姓名和单位。小纹没有呼机,电话也不方便,我就把自己的呼机号码给了她。我想,像小纹这样的女人,带到楼肯定水到渠成。所以也不想在舞厅久留,吻了她一下就回去上班了。

    这以后几天,小纹老在晚上给我打传呼,但我在家回复不方便,没有理她。当然过后自然得给她解释半天了。星期天上午我到单位加班,临近中午,小纹又给我打传呼,我回电话说在加班,小纹告诉我,她就在我们单位附近,老公的表妹从重庆来,她正陪表妹逛街呢。我说那中午我们就一起吃饭吧,她说不方便的,怕表妹怀疑什么。这时我刚好有时间,而且楼离我单位不远,我实在不想放弃这机会,就说我想她,让她安排好表妹,我们就见面15分钟,她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中午11点多,我们在单位门口见面,小纹上身套着皮背心,里面是长袖t恤,下身穿深色毛呢裙子,很休闲的样子。星期天出来逛街的人很多,我们都怕遇到熟人,见面后我对她说让她跟我走,到一个清净的地方。她就跟在我后面,不一会,我们便进入了楼。才关好门,我就把小纹紧紧地抱了起来,她在我怀里挣扎着说:今天时间太紧改天好吗。我气喘吁吁地说不行,我们机会难得,就好好亲热一下,小纹看我很急切,也就勾着我的脖子,垫起脚尖迎合我,我头一低,两人的唇便热切地贴在了一起,舌头滑进小纹温热的小嘴,我的手也毫不犹豫地探进了她的衣服里。小纹的皮背心好紧,我只得一面吻她,一面解她的外衣,很快,紧紧包裹小纹身躯的背心松开了,我的手长驱直入,掀开罩捏紧了她一边小房,当我轻轻拧捏她头的时候,小纹浑身颤抖了一下,她脱离与我接吻,微微喘息着拉开我的说说:“今天时间太紧,表妹还在外面等着我呢,还是别好吗”我猛地把她拦腰抱起来狠狠压到床沿上,坚定地说:“不,我就要”说着,翻开她的裙子,迅速拉下她的裙袜,又脱下她一边鞋子把裙袜褪出脚跟,分开小纹的双腿,她的逼立即暴露在我眼前,小纹的户毛茸茸的,杂草丛生唇水还不多,我的巴早硬了,涨的难受,也不管她那么多了,掏出坚挺的巴,将她的双腿举起来,用手指微微分开她紧闭唇,大头对准红润的道口直到底,“嗬嗬你好坏,把人家弄疼了”小纹皱着眉头吸着嘴埋怨道,由于她的道略为干涩,我进去的时候确实感觉不太顺畅,她自然也觉得不舒服,我就轻轻地试着慢慢抽,不多会,小纹的道就滑畅了,于是,我掀开她的上衣,一面大力抓揉她一对白嫩的小房,一面大力地往她道深处冲击,“恩恩”小纹在我冲击下身体上下起伏,脸上泛起少妇的红晕,有气无力地呻吟起来,小纹个子小,道也短,每次大力地冲刺,我的头都狠狠地撞击到她滑嫩的子,子被有力冲撞,小纹肚子有点不舒服,她用手捂着肚子哀求道:“轻点轻点呀你好鲁”看着她那可怜的娇态,我用力更猛,同时双手紧紧地拧起她一对头,拼命地捏捻,“啊疼疼”在小纹的哀号声中,我感觉到她的道因为头受到强烈刺激而有力地收缩,一阵紧过一阵地猛烈夹紧我的巴,我控制不住了,大巴一下死死抵住她的道口,头顶在道深处顶在她的子上,热情的如火山喷发,灌满了小纹的道

    小纹边往户垫纸,边娇嗔地对我说:“你好猛,可惜今天太匆忙”我抱住她边吻边说:“我们下次再玩好吗”小纹也柔情地吻着我说:“下次我一顶好好和你玩”。小纹走后,我看了一下手表,我们呆在一起已经有半个多小时,她表妹一定等急了。觉得肚子有点饿,打开朋友的冰箱,里面正好有蛋,我便煎了4个荷包蛋,吃完后就进入了梦乡。过后小纹又老给我打传呼,而且都是在晚上打,弄得我很狼狈,就一直没有回电话,小纹可能觉得我不在乎她,以后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了。小纹已经被过了,失去她我也不觉得可惜,她毕竟是我无意捕捉到的猎物么

    过小纹后我想,从猎艳的角度出发,其实女人没有必要太挑剔的,小纹虽然普通,但她不是也很舒服么只要对方是女人,看上去基本顺眼,而且对自己事业家庭没有什么影响,就大胆地去勾引和她,管她年龄大还是小,又不是找老婆,没有必要作茧自缚。把灌进女人的道里,总比自己打手枪,浪费力和强吧<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