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其他小说 > 别想来真的 > 1
    序              安祖缇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公主复仇记又复仇完了,想想,小缇仔好象也写了不少系列呢,真是时光匆匆,岁月催人老啊

    别想来真的说的是二姊的故事,也就是那位读书第一强,可是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可怜二姊。

    好象很多排行在中间的小孩都曾经有认为父母偏心、不爱自己的情形,当然有些其实是自己想太多像小缇仔的妹妹就是,一直到长大后才发现父母都是给予同样的爱,也有的真的是父母偏心偏很大,让排行中间的小朋友心头有所埋怨,甚至会影响到未来待人处世的观点。

    虽然说人的心脏都是偏一边,不过既然都是自己的小孩,还是希望所有的父母都要一视同仁,尤其尤其不要有重男轻女的想法喔

    每个小孩都是宝,请好好疼惜。

    今天的序文好正经喔,不知道读者大大们会不会不习惯呢

    「混帐」

    咦刚才是不是听到美女编编的怒吼声

    「白目」

    真的是美女编编的声音耶,啥事让目前修身养中的美女编编生这么大的气啊

    小缇仔忙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美女编编跟前,躬身抱拳,体贴的询问美女编编是为何事生气。

    美女编编抬头一看始作俑者来到,美目一瞪,手一挥,厚厚一叠稿子横在小缇仔眼前,就差那么个﹒五公分,小缇仔就要变成盲剑客了。

    「好功夫、猴腮雷啊」小缇仔对美女编编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不要偷星爷的台词。」美目再一瞪,「这两个白目父女给他们点教训,叫女主角骂他们一顿」

    呃要修稿

    愁眉苦脸的小缇仔恭谨的接下。

    「还有那个男主角,太可恶了,揍他个两拳,让他追一百年也追不回女主角」

    呃追不回喔

    「揍他个两拳没问题。」老爹,上吧「可是追不回就变悲剧了耶」

    而且小缇仔很怀疑男主角有办法活个一百年吗就算有办法如此长寿,女主角也不见得能活那么久啊

    「对喔」美女编编霍然想起出版社不收悲剧稿的。「好吧,那让他追久一点,就这样」

    「是」

    因为小缇仔要修稿去了,所以赠奖活动请读者大大自己看喔

    这次的赠书题目是──

    请问女主角博士班考试的科目是哪两科

    请读者大大写下正确的答案,连同姓名、住址、以及邮政编码,一起寄到..,祖缇会抽出五位读者赠送下次出版的新书书,活动自即日起至二七年九月三十日截止。

    为方便小缇仔作业起见,资料不完全的就没有抽奖资格,请务必注意喔。

    请各位读者大大继续支持下一个新系列「婚后才说爱」唷,谢谢

    第一章

    段家二楼阳台外,段淳毅手上燃着一支烟,双眼无意识的仰望无垠夜空。

    台北的夜空,星星总是看不分明,似乎随时都被乌云所掩蔽,就像他的口也总是被乌云所笼罩,不知何时才能云开见月。

    他现在会这么郁卒,说来都是女儿们的错啦

    想他辛苦奋斗的事业,就这样被该死的红骅集团夺走,女儿们丝毫未替他感到伤心难过也就算了,教她们出马帮他勾引敌人的儿子,好为他将事业夺回,却没有半个人甩他

    好不容易笨笨的小女儿愿意为他「出征」,没想到平日宠在掌心的小女儿见色忘父,竟跟敌手儿子双宿双飞去了。

    于是悲愤的他再将希望放在窈窕美丽、感成熟的大女儿身上。

    大女儿嘴上说着不要,但还是帮他勾引到其中一个儿子。

    正当他以为复仇之时指日可待,作梦也会笑时,没想到大女儿竟然也跟小女儿一样,一颗心都在情郎身上,压儿忘了「国仇家恨」。

    养女儿无用啊他生气的用力握拳

    「啊」忘了手上还夹支烟的他痛得直跳脚。

    甩着被香烟烫伤的手,他慌忙冲向厨房。

    正从厨房倒水出来的二女儿段采岫与他擦肩而过,淡漠的瞥了他一眼。

    「你怎么了」关心的询问从她冷淡的语气中听来,毫无感情。

    段淳毅充耳不闻,忙扭开水龙头,以冷水冲洗烫伤的地方。

    见父亲不理她,段采岫也无所谓的转头回自己房间。

    待疼痛感减弱,关掉水笼头,小心翼翼的以纸巾擦拭手上水珠的段淳毅忽然想起他不是还有个除了读书以外,一无是处的二女儿采岫吗

    虽然说采岫很固执,个很毛机车难搞,不过总是他生出来的,既然大女儿、小女儿他都有办法驱动她们「出征」,就不信二女儿他会摆不平。

    段淳毅端着狠的笑容踅来客厅,思索着该怎么驱动二女儿替他出马报仇。

    想想之前总是让女儿「自由发挥」,才会每次都功败垂成,经由这两场血淋淋的教训,他这次不会再重蹈覆辙,一定要亲自掌控女儿复仇的过程,尤其采岫又比其它人执拗,每天固定两点移动──学校、家;家、学校──他不亲自「下海」盯促监督,恐怕难以成事。

    他的复仇大业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险的笑声穿透墙壁,传到段采岫的房间。

    正忙着明年博士班考试的段采岫突然觉得背脊一寒,猛地打了个寒颤。

    是冷气开太冷了吗

    她皱着眉头调高冷气温度,埋首继续看书。

    一个星期后。

    抱着衣物离开房间,准备去浴室洗澡的段采岫被父亲挡住了去路。

    「我帮妳找到工作了。」说这话的段淳毅,嘴角浮现难以掩饰的得意。

    「我没有要工作,我明年要考试。」父亲得了老年痴呆症吗

    「这工作不会影响妳考试。」段淳毅十分有信心道。

    「我现在谈心无旁骛,不让其它闲杂事来影响我的博士班考试。」段采岫一脸严肃。

    「帮爸爸复仇怎么会是闲杂事」段淳毅不悦。

    他有多看重他的事业,也多悲痛它竟然被骗走,长期靠着他的事业收入,生活才能过得优渥的女儿们竟然都无法体会他的感受

    果然又是为了那事。段采岫不耐的撇了撇唇,只差没送两颗卫生丸给父亲瞧。

    「姊跟小妹不是都顺利的勾引到小开了吗」干嘛还来烦她

    「问题是她们说她们和男友之间是真爱,一点都不想帮我复仇。」有了情郎就忘了爹

    她想也是。真爱跟父亲无聊的复仇大业放在同一个天秤上,任谁都会选择真爱的。

    见女儿一脸「这很正常」的无所谓态度,怒气冲上段淳毅口。

    「如果妳不去工作,我就不让妳考这个试」怕了吧

    「喔。」段采岫漫应一声,显得满不在乎。

    「读博士要花多少钱妳知道吗我一毛钱学费都不会帮妳出」慌了吧

    「我可以办助学贷款。」管道多得是。

    青天霹雳他竟忘了还有助学贷款这玩意儿。

    为什么他都拿女儿没辙

    为什么都没人能设身处地理解他失去事业的心有多痛

    段淳毅口一阵心酸,眼眶浮起薄雾。

    乍看到昔日打拚事业,每天从早忙到半夜,有铁人之称的父亲竟然难过到快掉泪,段采岫有些惊愕,顿时竟不知所措起来。

    平心而论,在三个女儿中,她是最不受重视,却是最爱父亲的一个,即便她平日嘴巴倔,但当父亲在她面前眼眶微湿时,柔软的心再也无法强装冷硬。

    咬了咬牙,她无可奈何的问,「什么工作」

    女儿妥协了段淳毅眼眸大放光彩。

    「单家要为小女儿找家教,我帮妳找到面试的机会,妳后天就可以去面试。」这可是直捣虎的好机会啊

    「家教」这东西她应付得来。「我去面试,但没通过就别怪我。」她退让的够多了。

    「好」当下,他什么条件都答应。

    凭采岫国立大学研究所的学历,他才不相信她会面试失败。

    「那我可以洗澡了吗」

    「可。」挡路的脚立刻移开。

    最后一个机会,而反对象还是真正并购他公司的红骅运输,这次他非成功不可

    「妳完全符合我们的要求,希望妳可以担任我小女儿的家敦。」面试过后,单母温和笑道。

    她难道完全没发现她的底细吗段采岫皱眉不解。

    她在履历表上写得很清楚,她的父亲是段淳毅,之前经营永荣运输,难道她都没发现这点

    段采岫也不是擅长迂回的人,干脆就老实说了。

    「单太太,我是段淳毅的女儿,妳先生经营的红骅运输去年将我爸的公司并购了。」

    「喔」单母一脸恍然大悟。「妳是淳毅的女儿喔」

    「是的。」她直接叫父亲的名

    「我跟淳毅可是老朋友呢。」单母掩嘴轻笑。

    怎么会段采岫瞪大眼。

    「我们大学时是校友,他老婆也就是妳妈妈,还是我的好朋友呢」

    他们之间竟然有这段过去段采岫暗暗偏过头去,咒骂了声。

    「可惜我嫁给我老公之后,因为两家公司是对手的关系,就很少往来妳妈妈过世之后就更不用说了。」想起薄命的好友,单母不免难过的叹了口气。「既然妳是淳毅的女儿,那这个家教还真的非由妳来担任不可。」说不定还可因此尽释前嫌,重拾往日情谊。

    「不」段采岫立刻摇头拒绝。

    「为什么不」既然要拒绝,何必来面试

    「妳知道去年永荣被红骅并购一事吗」

    「知道啊」单母点头。「超凡喔,是我丈夫,他说两家公司合作,可让红骅比以前壮大,也可以吃下更多的运输量,对两家都好。」

    她是不太管丈夫事业的少,只要老公给的理由她觉得有道理,通常不会发表太多意见。

    原来是一个只在家相夫教子,浑然不觉天下事的少段采岫咬咬牙,暗想这下麻烦了。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直接翻桌吧「其实我父亲在并购之后就被资遣,他叫我来应征家教,是为了报仇。」

    「报仇」单母受到了些许惊吓。

    她没想到丈夫并购了昔日好友丈夫公司一事,竟然会让对方气愤到欲派女儿来报仇。

    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美好啊

    可是

    「当家教能报什么仇应该去公司上班才有希望吧」淳毅是傻了吗

    没想到单夫人竟是扮猪吃老虎的类型,看起来温婉贤淑、不问世事,其实脑袋清楚得很啊段采岫这才对单夫人有所改观。

    「妳说的没错,所以我爸打定的主意是勾引妳家儿子,进而夺回事业。」这下她应该会从录取变成不予录用了吧

    「我儿子」单母又是一愣,十分困惑道:「他才二十五岁,毛都还没长齐,现在还在行销部学习,利用他来夺回事业,倒不如勾引我老公比较快吧」

    真是个思维清楚的夫人啊段采岫不由得钦佩起她来了。

    「所以」段采岫耸了耸肩,「我爸的复仇想法一整个无聊,请不要放在心上。」

    「我倒觉得很有趣呢。」单母呵呵笑。

    少生活太无聊了,多一点事情来玩也不错呢

    有趣段采岫嘴角抽擂。

    「我也觉得很有趣。」

    段采岫闻声抬头,惊见话题男主角──单昊白下楼来。

    他走来母亲身后,两手撑着沙发椅背,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眸炯炯有神的端凝着她。

    「我听说咏翔跟桐秋的女朋友都是妳的姊妹,若妳也有办法勾引到我,这也算是佳话吧」

    「咏翔跟桐秋的女朋友都是妳的姊妹啊」单母也兴致高昂了,「那好,妳来勾引我儿子吧」

    正巧她也为儿子的花心伤透脑筋,交往的女孩个个都是花枝招展的爱玩女孩,若这名甜美乖巧聪明的女孩能掳获他的心,让他能定下来,这也是好事一桩啊

    这是怎么一回事段采岫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怎么事情的发展跟她想象中完全不同

    「那妳明天就来上班吧」单母开心的笑道,「为了家教方便,我建议妳可以直接搬过来。」也更好近水楼台。

    情势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以为说出真相,单夫人就会迫不及待轰她出去,现下这状似等着看好戏的两人是怎么一回事

    见她还震惊莫名,单母走过来抓起她的手用力一握,「明天我叫司机去接妳,我想妳父亲一定也会很高兴妳直接搬过来住,这样才好诱惑我儿子啊。」

    「我等着妳来勾引我喔」单昊白朝她拋了个媚眼。

    这这不会是真的吧段采岫抱着头,无声仰天大喊。

    段采岫还没回到家,单母的电话就已来过,因此在家迎接她的不只是开心的父亲,还有已经打包好的行李箱。

    「妳明天就搬过去吧」浑然不知计谋早被人全盘皆知的段淳毅笑得好不得意。「别忘了将单昊白勾引到手。」

    段采岫淡瞥父亲一眼,突然觉得父亲愚蠢得很悲哀。

    他以前不是这个样的啊

    他明干练,行事作风快狠准,怎么现在完全变了个样

    是年纪大了、还是事业被夺打击过大

    本想出口的冷淡话语吞回,她以极轻的声音道,「我知道了。」

    听到女儿首肯,段淳毅开心的拍女儿的肩。「女儿,果然妳是三姊妹中最可靠的」

    听到父亲的肯定,段采岫当下涌起了当真要为父亲夺回家业的想法,然再一想敌手早就对底细一清二楚,单昊白还对她下了挑战书,热度瞬间降温,又变得兴趣缺缺。

    看那男的穿著打扮跟出色的外型,还有显得油条的应对,用膝盖想也知道必定是在女之间游刃有余的风流大少,才会有恃无恐的叫她去勾引他。

    勾引得到才有鬼

    她虽然是个死书呆,不代表她是个不懂察言观色的蠢蛋

    更何况她对男女情事毫无兴趣,她只想准备她的博士班考试,做好她的家教,至于其它的挑衅,她统统不会理

    勾引他吃屎吧别以为所有女人都会拜在他的西装裤下

    段采岫家教的对象是一名十五岁的女孩。

    正准备考高中的她,是单母生了单昊白十年之后方得到的女儿,故被父亲单超凡宠得无法无天,成绩一塌胡涂,单母怕她连所烂高中都考不上,故一直积极在寻找家敦,只是她女儿太顽劣,家教一个接一个被气走,最后家教圈里几乎只要一听到「单昊萃」三个字,就算开价再高也不愿意接下。

    几乎没有过家教经验的段采岫当然不知道这段过去,单母也不可能主动提起,她等于是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接下了这个棘手任务。

    担任家教的第一天,单昊萃就彻底让她知道这女生有多难教。

    第一天上课,段采岫就要求单母拿出她的成绩单,一看到满是红字的成绩单,段采岫整个人都傻眼了。

    怎么有人可以成绩烂到连两位数都考不到

    加上九年国民教育,没有留级这个制度,已上国三的她连最简单的英文都不会。

    上课时,单昊萃口嚼着口香,满不在乎,吊儿郎当的一脚挂在椅上,流气十足的对着段采岫问东问西。

    「为什么妳当个家教还要住我家啊妳没有家可住喔」流浪汉吗

    「这是妳母亲的要求。」段采岫面无表情的说。

    她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来教个无心向学、被宠坏的富家千金她目前最首要的是博士班考试啊

    「那妳要不要陪我去上学啊」口香糖咂咂作响。

    「我不是保母。」要不要帮忙提便当啊混蛋小朋友

    「喂有没有人说妳很酷啊」一个大泡泡成形,接着「啪」的一声破掉,黏在漂亮的小脸上。

    段采岫瞥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这么酷走在路上会被砍死喔」单昊萃假装害怕的抖了抖。

    这女孩有九成九在混太妹吧段采岫脸上三条线。

    外头传来「噗哧」一声,段采岫无须转过头,就知道是哪个无聊人士在偷听她们对话。

    「哥,你来干嘛」单昊萃转头问。

    「我来监视妳读书。」

    「去」单昊萃挥了挥手,「妳是来监视家教吧我就知道你这个大色胚,看人家漂亮就想追。」

    「」单昊白摇摇手,「是妳的家教一进来就开宗明义说要勾引我。」

    她哪有这么说毫无波澜的瞳眸立刻掀起滔天巨浪。

    「啥妳是为了勾引我哥哥才来当我的家教喔哇靠,这理由屌」她喜欢

    「女孩子不要说屌。」段采岫冷言道。

    「为什么」现在每个人都学周董这么说啊

    「因为那是男生的生殖器官。」

    「喔那难道要说x吗」此字自动消音。

    站在门口的单昊白立刻笑得前俯后仰,单昊萃更是笑得花枝乱颤,嘴里的口香差点喷出来,黏到段采岫的脸上。

    这是什么烂兄妹啊段采岫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妹妹口出秽语,作哥哥的不但不制止,还笑得比妹妹大声

    「哥,你说我有没有很幽默」单昊萃开心讨赞美。

    「有」单昊白竖起大拇指。

    「那老师为什么不笑」单昊萃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不只不笑,还隐隐散发出怒气的段采岫。

    「妳的幽默不够普遍级。」单昊白回道。

    「原来老师的幽默感只到六岁喔」好惨。

    说完,两兄妹又哄堂大笑。

    老天,眼前这样的情况,她还教得下去吗

    段采妯面无表情的阖起课本,起身打算离开。

    「这样就要走啦」单昊白拉住她的手。

    段采岫一把甩开。

    「  」单昊白摊摊两手,「凡事不用这么严肃嘛」

    段采岫狠瞪他一眼。

    「哥,什么叫推个一粒是叫人吃东西的意思吗」

    「噗哈哈」单昊白又被妹妹的「幽默」惹得捧腹大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段采岫完全不瞭这个人的思考逻辑。

    「  是放轻松的意思。」段采岫正色道:「、、、、 、、、、、。  ,不是推个一粒。又不是卖槟榔。」

    「啊哈哈」这下两兄妹又一起笑了。

    「老师也有幽默感嘛,现在应该算升到七岁,以后就让我来教老师幽默感好了。」成绩一向烂到不行的单昊萃发现自己终于有强人之处,开心的扠腰大笑。

    「这提议不错喔」单昊白点头赞成。

    「那老师是不是也要给我家教费」小女孩的眼瞳写满符号。

    真的是朽木不可雕啊

    她猜单昊白八成也是个大草包,若不是本身家底丰厚,有老子帮他撑腰,为他铺好未来的道路,他搞不好连工作都找不到。

    段采岫眼中的蔑视单昊白看得一清二楚,但他不以为忤。

    「对了,家教,妳什么时候要开始勾引我」单昊白问。

    「对啊,老师,妳什么时候要开始勾引哥」单昊萃也过来凑热闹。

    「我没有要勾引他」她只是为了敷衍父亲才来的。

    「妳没有要勾引我,那搬来我家住干嘛」单昊白状似大惊小怪。

    「我是来当家教的。」她总有一天会被这对兄妹逼疯。

    「可是老师妳现在看起来好象不太想教我耶」手拿着课本就这样走出去,要不是哥拉住她,现在不知道走到哪了。

    「妳这样很失职喔」单昊白一脸沉重的摇头。

    「老师,妳这样是不是叫半途半途废物」

    「不是半途废物,是半途而废」单昊白纠正。

    「喔,半途而废喔」单昊萃道貌岸然地指正段采岫,「作为一个老师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这样怎么当学生榜样」

    段采岫脸上又是一阵青一阵白。

    她遇到对手了,而且还是两个

    孤军奋斗的她受到两面夹攻,即将弹尽粮绝。

    「就是啊」单昊白立刻帮腔,「当初一开始就说为了要勾引我才来当家教,现在又说不勾引我了,这样会害得我很失望耶」

    有什么好失望的段采岫脸上又三条线。

    「哥,老师会不会一开始是敷衍你的」

    「敷衍我」单昊白震惊的倒退两步,「怎么可能」

    这两兄妹一搭一唱,这么会演,干嘛不去说相声啊段采岫真的快被打败了。

    「还是老师觉得哥太难勾引,所以打退堂鼓了」单昊萃猜测。

    「这理由我比较相信」「重拾」自信心的单昊白笑出一口白牙。

    「老师也是因为觉得我太难教了,所以又半途废物」

    「半途而废」单昊白出言纠正。

    「喔,半途而废。老师是不是常做事都半途而废啊所以才会这么老了还在考博士班」

    什么叫这么老还在考博士班段采岫瞠眼。

    刚刚两兄妹一搭一唱,段采岫全都充耳不闻,任他们唱戏唱个爽,可一旦侮辱到她最得意的强项,一脸平淡埋首翻手上书的段采岫可就无法再装作无视了。

    「我才二十四岁,以这样的年纪读完硕士、考博士班算早了。」

    「哪有」单昊萃不予苟同,「那为什么哥哥二十岁就拿到博士了」

    段采岫惊愕抬眼望着怎么看都只有外表、没有脑袋的「大草包」。

    他二十岁就拿到博士真的还假的

    「所以二十四岁考博士,应该很逊吧」

    「没有啦」单昊白故作谦逊状,「是妳哥运气比较好。」

    笑得那么得意,一点都看不出哪里只是「运气好」。段采岫撇唇。

    「那妳呢」段采岫趁机反击,「妳打算什么时候考博士」

    「我为什么要考博士」单昊萃眨眨无辜大眼,「爸说以后会帮我找个好人家嫁,我将来只要当少就好,不用当博士啊」

    「现在的少学历都很高」那些真材实料的社交名缓哪个没有显赫学历

    「真的吗」单昊萃有些困惑的搔头,「读那么多书却只当个少,不会很浪费时问吗既然只要当少就好,就不用读那么多书啊」

    「读书可以充实知识,让妳有气质,言语不乏味,老公才不会把妳当没用的花瓶看。」

    「我也很有气质啊」单昊萃转头征询哥哥的同意。

    单昊自立刻点头。

    这女孩真的是无可救药了段采岫决定放弃。

    「不然老师读到博士班是为了什么呢」单昊萃恍然一笑,「要当少喔难怪要勾引我哥哥了。嘻」

    「并不是」段采岫再也受不了了,「我要辞职,现在」

    第二章

    如果不是单母自作主张通知父亲她已被录取,她本打算回家时告诉父亲家教工作她没得到,这样她就可以专心的准备她的考试。

    所有的一切她都抱着敷衍父亲的想法,让他逐步死心,谁知婆的单母竟早她一步,逼得她不得不搬过来单家担任家教跟「勾引」单昊白的工作。

    她现在人也来过了,单家女儿又丝毫没有向学之意,她算是仁至义尽,等向单母口头辞职完,就可以整理行李,回家过她跟隐居没两样的生活。

    这次她的离开,单昊白没有阻止她,只是很有兴趣似的跟着她走来走去。

    「不要跟在我后面。」这男人怎么这么烦啊

    「脚长在我身上。」单昊白吹着口哨。

    寻遍屋内找不到单母的段采岫转过身来问道:「你妈呢」

    「跟朋友出去吃饭了。」

    她人不在

    没关系,人不在,她跟儿子辞职也行。

    「我要辞职,请你代为转告你妈。」

    「不准。」

    谁理他准不准,她当真要走,谁能阻止

    段采岫面无表情的走回单母为她准备的房间。

    她的房间位于三楼。

    不知是单母当真要她勾引她儿子这是怎地,竟然将她的房间安排在单昊白的隔壁,整层楼只有他们两个居住,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知道。

    单昊白像只跟屁虫跟着她回房间,见她拿出行李箱来打包。

    「妳还真的像萃萃说的,是半途而废的废物啊」这样就打退堂鼓了

    段采岫不理他,继续打包行李。

    她不是会中激将法的人,要不当初父亲要她们为他复仇时,她会是第一个牺牲者,而不是轮到最后。

    「妳也还没开始勾引我耶。」

    段采岫当是窗边有只鸟在叫,置之不理。

    她如眼观鼻、鼻观心的平静,让单昊白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他以为这女的是为他而来,真的是猜测错误

    当两个哥哥皆成为段家两姊妹的爱情俘虏时,他就很好奇第三个出发来引诱他的会是什么样的角色。

    喜欢挑战的他跃跃欲试的等待,又深怕那女的不符合他的期待。

    第一关的外貌,段采岫毫无困难的成功了。

    留着一头长直发,外型甜美可人,一双大眼充满灵气的她,是他喜欢的类型。

    于是他满心欢喜的等着看她怎么勾引他,但她却毫无动静,现在竟要闹离职

    而且她看上去,还真的好象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她看到他的时候,一点也没有紧张兴奋的神色,当他凝视着她时,那双美丽的眼眸平淡无波澜,当他靠近她,甚至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她总是面无表情,手腕一动,轻轻将他甩开。

    她跟隐居在山上、吃斋念佛多年的老僧没两样,套句他妹说的──这女的超酷。

    谁都看得出来她丝毫没有勾引他的意图,但这不会让他因此对她兴趣全失,反而兴趣大增。

    他在外头女朋友不少,像她这样姿色优异的,数目也不少,故外貌对他而言不过是基本分,能够引起他兴趣的则是其它。

    她不想勾引他,反而引起他想勾引她的兴趣。

    让一个酷酷的女人爱上他,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将她留下。

    「喂」单昊白一屁股坐到单人床上,他的重量引得一旁的行李箱跳了下。「妳也打算放弃我妹妹」

    什么意思段采岫挑起不解的眉。

    「我妹请过很多家教,每一个都跟妳一样,很快就将她放弃。」

    「你不是二十岁就读到博士班,怎么不自己教」段采岫冷淡的说。

    「我是在国外读的书,国内的教学方法我完全不懂。」他无奈摊手,「别以为我没试过。」

    他的确是没试过,不过这个时候呢,就算把黑的说成白的,也要让她留下来。

    交手的第一战,他得先找到方法摆平她,探知她的弱点在哪里。

    「继续寻找吧,也许她会找到合适的家教。」

    「妳应该看得出来她很聪明,真的忍心将她放弃」单昊白动之以情。

    「她的人生目标是当少,书不用读太多。」

    「她是被我爸宠坏的我爸快四十岁才得到这女儿,故将她宠得无法无天,不管她有什么要求都答应,也不管这样的宠法对她到底好不好。」

    段采岫心一跳,觉得这情形跟父亲宠小妹段采玥的感觉好象。

    他刚才是不是看到她眼中有闪过一抹动摇

    「我妈一直想救她的功课,可是我爸老是阻碍她,还说女孩子不用读太多书,有个好男人疼比较重要,就算没有好男人疼,将来也会有爸爸疼她一辈子」

    这简直就是段采玥的翻版嘛段采岫感觉到体内的血在狂肆奔流。

    「我想真正该先被指导的是你爸」放下手上的衣物,她直起身来,目光炯炯的回视单昊白。

    呵呵,成功在望。

    单昊白是个聪明人,短短数句交谈他就可以推测出此刻在段采岫眼中燃烧的火焰,不是针对他顽劣的妹妹,而是因为他父亲。

    「妳要不要跟我一起联手修正我爸的行为」单昊白进一步鼓动。「将我妹导向正确的人生」

    段采岫陷入长考。

    单昊萃的人生变得如何她不是很有兴趣,但单超凡过分疼宠女儿的行为跟她父亲相比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一直厌恶父亲这样的过分疼宠。

    她千方百计才取得父亲的一个回眸,采玥却是轻而易举就得到所有的重视,她不甘不平,以更积极努力的好成绩让众人激赏,可她不管怎么做,对父亲而言,她也不过是个令他骄傲的女儿,却不会疼爱她。

    所以像单父这样偏差的行为,的确是该得到修正。

    段采岫压下口的波涛汹涌,平静的回,「可以试试。」

    成功了哈哈单昊白毫不遮掩心中的喜悦,冲着她开心咧嘴一笑。

    段采岫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好闪光,整个人像突然迸出百万瓦烛光,害她差点连眼睛都张不开。

    他俊美的笑容可是致命的杀伤力呢单昊白得意的笑。

    「那让我们把行李放回去吧。」

    单昊白细心的将搁在行李里头的衣物拿出来,将行李箱放到衣橱的最高处。

    「萃萃」刚出国回来的单超凡才一入门,就开心的呼喊女儿的名,「看爸爸帮妳买什么回来了。」

    被逼迫窝在书桌前用功的单昊萃一听到父亲的声音,立刻开心的丢下书本,飞奔下楼。

    「爸,你回来了」单昊萃冲进父亲敞开的怀里,又亲又搂。

    站在楼梯平台冷眼旁观的段采岫觉得眼前的景象刺眼至极。

    他们的互动就跟父亲与小妹一模一样。

    父亲每次出差或国外旅游回来,第一个呼喊的总是采玥的名字,接下来是大姊,最后才是她。

    「看到了吗他一向如此。」单昊白走来她身边。

    「他不疼你吗」段采岫问,没注意到单昊白与她贴得极近,近到他可以闻到她秀发淡淡飘来的洗发香味。

    「我吗」他耸肩,「我是儿子,所以对我很严厉,国小我跟堂哥就一起被送出国门,在出发前,他就警告我说成绩绝对不可以输堂哥,否则就别想继承家业。」

    这人的遭遇跟她半斤八两,都是为了获得父亲的肯定才死命读书。段采岫立刻对他涌起了革命情感。

    「你是因为这样,才在二十岁之前就读完博士」

    那是因为他聪明。

    不过他看出她眼中闪着希望他点头的希冀,俨然将他当成了同志。

    「是的。」单昊白一手撑在她身边的楼梯扶手,不知不觉间将她半圈了起来。「我想得到父亲的肯定。」

    他真的是同志一个跟她有相同遭遇的同志

    「我也是。」她难掩激动的说,「我努力读书也是为了获得我父亲的肯定。」

    「有妳这么优异的女儿,妳父亲一定很骄傲。」

    说这话时,他不自觉的盯着她紧抿的粉唇。

    她的唇略小,秀秀气气的,嘴角却是写着坚毅,让他好想分开她的唇,品尝她的柔软,她口中芳津的甜美。

    「骄傲也不过是一下子而已。」她掉转视线,落回楼下的亲爱父女身上,「我想我该去阻止了。」

    「阻止什么」他勉强从那柔嫩的唇上调回一点注意力。

    「一起来。」同志。

    单超凡才刚拿出礼物,正要交到女儿手上时,礼物突然凌空被抢走了。

    「单先生,我想请你暂缓送这礼物给你女儿。」段采岫的口吻活像戴着猫型眼镜、神情严肃的老校长。

    「为什么」两父女异口同声。

    「这电视游乐器会让昊萃好不容易正要起步的功课变回一塌胡涂」

    段采岫手上拿着的正是目前最火红的,单昊萃若得到这礼物,会肯乖乖读书才有鬼

    「人家会很节制的玩的」单昊萃哀求。

    她期待这礼物很久了耶

    段老师真是莫名其妙,来上课的第一天明明口口声声说要辞职,怎知没一会儿又回头说决定留下,并开始对她施行斯巴达教育,狠狠的强迫她一定要用功读书,不管她怎么挑衅她、戏弄她,统统都没用。

    受不住严苛教育的她跟哥哥与母亲求救,他们却像跟老师串通好一样,对她见死不救,任凭她饱受老师的「欺陵」

    偏偏家里最宠她的父亲人在国外旅游,害得她有苦没处说,现在父亲回来了,她有靠山了,一定要想办法将臭老师给撵走。

    「妳是谁啊」单超凡不解的看着段采岫。

    「我是昊萃的新家教。」

    「只是一个家教,别管这么多」连他送给女儿的礼物也要管,有没有搞错

    段采岫闪过单超凡伸来抢礼物的手,俐落的将丢到她身后的「同志」手上。

    「单先生,这是你女儿之前的成绩单」段采岫将一张分数凄惨到不行,连十位数都爬不上去的成绩单亮在单超凡眼前。「这是你女儿上次小考的成绩单。」像变魔术一样,段采岫再拿出另外一张数学小考成绩单。

    「我们可以从分数上明显比较出,昊萃的成绩已经从个位数进步到十位数,而且还考出二十五分的成绩,难道单先生不想看到女儿考到一百分的一天吗」

    实质的绩效再加上美味的大饼,单超凡果然动摇了。

    女儿的烂成绩的确是令人伤透脑筋,但他一直不肯承认女儿成绩会这么烂是因为他太过疼宠,甚至为了不让女儿太难过,还说出要她不用担心,爸爸会养她一辈子的话。

    「爸」单超凡犹豫的当头,单昊萃立刻冲进父亲怀里,「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瘦了人家因为念书念得好辛苦,写功课写得手快断掉,好可怜喔」

    「真的吗」一听到女儿的哭诉,单超凡立刻心疼起来。

    「我记得妳体重不是增加了,还嚷着要减肥吗」

    单昊萃立刻回头狠瞪投入敌军阵营的哥哥一眼。

    可恶的臭哥哥,不站在她这一边也就算了,竟还帮着敌人讲话

    「嗯」平常决断力优异的单超凡一遇到女儿的事就犹豫不决起来了。「可是这是我答应要给昊萃的礼物」

    「对啊」单昊萃用力点头,「老师不是有教过,做人要言而有信吗」

    刁钻的小丫头,明明聪明得紧,却不用在正途上段采岫嘴角一撇,走来单超凡耳边,附耳献计。

    是什么事要在他父亲耳边说有话直接说出来就好,何必咬耳朵单昊白眉头略蹙,对于段采岫跟父亲过于接近感到不悦。

    「这方法不错。」单超凡点头,「萃萃,爸爸的礼物是特地买来送妳的,当然会给妳啰」

    「真的吗」单昊萃开心的松了口气。

    还好爸爸还是站在她这边的。只要有家里最大的老爸撑腰,她谁都不怕。

    「只要妳下次段考,全部的成绩都在三十分以上,爸爸就把送妳。」

    「啊」单昊萃瞠目结舌。

    「爸看到妳这次的小考成绩,觉得妳一定可以达到的,好好加油,我的乖女儿」单超凡慈爱的女儿的头。

    「我不要」察觉自己已「众叛亲离」的单昊萃难过的哇哇大哭。

    「萃萃」单超凡紧张的想安抚女儿。

    「我们该回去上课了。」段采岫不知哪来的蛮力,竟可将吵闹的单昊萃拖着走。

    她经过单昊白的身边,拿走。

    「单先生,这礼物可以先寄放在我这吗」免得单超凡一时心软,擅自将礼物送给了女儿。

    「呃」单超凡勉为其难地点头,「好吧」

    女儿啊,爸对不起妳但为了妳将来好,请原谅爸爸吧

    「同志」段采岫朝单昊白使眼色,「帮我拉她上楼。」她已经快拉不住无理取闹的小朋友了。

    同志。他清楚她为什么这么叫他,可听起来真的满刺耳的。

    他费心让心如修道院修女般平静的她认为两人是一国的,但要成功将她的心勾引到手,似乎还有漫漫长路要走。

    他可没那个耐心放长线钓大鱼,他决定改变战略

    单家的午餐桌上,只有单母与段采岫两人,其它人不是去上班就是上课了。

    进食到一半,单母突然问起,「采岫,妳勾引我儿子勾引得如何」

    闻言,段采岫嘴里的一口汤险些喷出。

    「什么」

    「妳当初来我家,不是要勾引我儿子吗怎么都来一个月了,好象还没什么进展啊」绩效很差喔

    唯一有进展的就是昊萃的功课了。

    上次昊萃段考真的每一科都考到三十分以上,成功的拿到父亲为她带回的礼物,让两老开心得要命。

    确定女儿不是废材,只是欠指导,让他们对段采岫的好感更是大增,单母希望她能跟儿子配成一对的想法更是强烈。

    她看得出来儿子对采岫是有兴趣的,要不他不会跑来要她这个妈助他一臂之力,将他的身影嵌入采岫的心中。

    对于儿子的要求,她欣然答应,所以这几天只要有机会,她就对采岫洗脑,让采岫明白她的儿子有多优秀。

    「勾引是我父亲的意思,我并不想这么做。」

    「这样的话,妳为什么还要来当家教呢」

    她来的第一天就想走了,若不是同志泄漏的消息,激起她的同仇敌忾,她才不管被宠坏的千金小姐未来会如何。

    反正她有父亲罩着,本就不用担心。

    「我只是敷衍我父亲而已。」

    「妳真的不考虑昊白吗」连一点希望都不给

    「我想,单昊白也有他选择的权利。」

    「可是昊白满喜欢妳的耶」

    段采岫一愣。

    她怎么不知道

    「妳感觉不出来吗」

    「呃我我是看不出来」

    单昊白喜欢她怎么可能

    虽然心中否定,但小脸不自觉地泛起瑰丽红潮。

    脸红了单母心中暗喜。

    可见采岫也不是当真对昊白没意思嘛

    「妳之前有交过男朋友吗」

    「我没空」

    这么单纯的女孩,当她的媳妇最适合了。

    「难怪妳会感觉不出昊白的情意。」单母呵呵笑了笑,「妳难道不觉得从妳搬进来后,昊白一直在妳身边打转吗」

    「有吗」仔细一想,好象还真的满常看到他的。

    「以前的家教不管再怎么说萃萃的顽劣,昊白都不理不睬的,可是妳不一样,他不只强力希望妳留下来,还一直帮着妳对付萃萃,不是吗」

    听来好象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昊白可不是随便就会在女生身上花心思的人喔」

    「我想我想夫人可能想太多了,他只是想救他妹妹的功课而已」

    从没碰触过男女情爱,乍听到单家儿子竟然当真对她有意思的段采岫难以掩饰口中的波涛汹涌,一反过往的流利冷静,话说得结结巴巴,小脸儿更是红得像熟透的西红柿。

    「他才不管萃萃的功课」单母摆摆手,「他以前还会帮着萃萃整家教,反过来站在家教这管妹妹的,妳可是第一个。」

    「呃」不知所措的段采岫连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好了。

    「如果妳不信的话,可以多观察昊白啊,多多注意他在干嘛,他的眼神、他的心思都放在谁身上,妳就知道我说的没错了」

    单母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只是不再心如止水的段采岫丝毫未曾察觉。<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