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其他小说 > 淫兽爱战士 > 4
    第四回暴雨前的黑夜

    「妈妈再见。」早饭用餐的时间一过,家人纷纷在慈母的目送下一一离去,

    不知为什么,结子的表情里却露出患得患失的感觉,对于四十岁年纪的女人来说,

    心里却还有着像恋爱中的少女在期待着某件事情降临,自己实在感到不可思议。

    已经过了三天,每当这个时刻来临时,身为人妻的结子都会暗地里燃起一丝

    期待的罪恶感,就像偷情一样,内心悸动的渴望着充满惊奇、刺激的新鲜感。

    她明知道这种感觉是错的,但身体似乎却由不得她百般抗拒,脑海里浮现蝙

    蝠女的形象与家人方才的笑容冲击在一起时,背德的刺激又让她再次的下体流出

    水来

    「啊啊又要肿起来了」可怕的东西让结子浑身颤抖的发麻抽搐,

    但股涨硬物所传来的独特刺激,却是令她娇躯不听使唤的拼命想手。

    「不可以不可以再这样别再发生」慌乱的思绪让羞耻心蒙上极

    大影,但彷佛像戒不掉的成瘾症状在催促着结子,成熟的美妇发觉自己竟连走

    回房间里的耐都办不到,趴在地上狼狈的把内裤脱去一半,一双玉手就同时在

    与唇上来回抚慰。

    「啊啊哈受不了了好好啊哈」逐渐的习惯沉沦于

    自己的私密游戏当中,指尖甚至还在扇顶的背侧与孔敏感处努力挖弄,连

    从未替丈夫如此爱抚过的娇羞美人,不知不觉中,也已经变得十分熟拈各种

    自慰手的高超技巧。

    「叮咚」

    「啊啊啊是谁」期待的门铃声在最紧要的关头前响起,濒临高

    潮的结子身体发抖的打了一个冷战,惊慌失措的思绪中其实早已明白将会发生什

    么事,但她的理智越想停止,手指却越离不开那条丑陋的拼命搓弄。

    「啊滋滋」那条扇形的大似乎又成长了不少,勃起青筋的暴模

    样,在排尿孔上吐出大量昔般的黏稠,伞状头底下的小囊胞正在快速扩

    张,已经结出一粒粒像瘤般的恶心囊球里,开始分泌出如麦芽糖般的黏稠东西,

    混杂着流出的与妇人身上独特的汗与香水味,形成一股特殊迷人的诱惑气

    味。

    「啊啊呼嗯」结子亢奋的脑子里短暂的忘却了一切,只觉

    得身体舒服到发颤的感觉美极了,躺在地上轻轻抚弄着自己还未消退的大,

    急促娇喘的享受那片刻高潮的甜美馀温。

    「叮咚叮咚」催促的门铃声再次的响起时,结子才短暂的由高昂的兴奋

    状态中回复一些理智。

    「来了」过了好一会之后,结子的身上已然换上另外一套高贵素雅的白

    色洋装,脸上飘起阵阵羞红的怪异表情,好像要去迎接偷情的男人般,心情显得

    错综复杂、七上八下。

    「哦你们」就在开门的那一瞬间,结子的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

    了,因为面前除了之前那名暴露的女子外,还多了两名头顶宽帽、抡住黑色披风

    的沉男人尾随在后。

    「嘻嘻一大清早浑身却充满着与水交融的「魅」味道明明

    才刚不久前手过的样子」一名戴着眼镜的黑衣男子怪声的笑道,手指很不

    安分的就迳自往结子的私处触。

    「啊啊你要干什么别别这样」结子狼狈的想闪避,但自己隐

    藏在端装外表下的真实模样,却是这般毫无遮掩、沾满各种腥酸体的残馀黏,

    流到了对方的手指上。

    「这是什么味道竟变得如此浓郁嘻嘻」黑衣男子好奇的将这些近

    似高状的黏稠放入嘴里仔细品尝,意外欣喜的表情在他不自然的脸上抽搐着。

    不知为什么,结子的心里总觉得自己在哪听见过这个男人的声音。

    「进来吧,都是老相识了呢」穿着比前些日子更加感暴露的年轻女子

    率先走了进去,其后两名男子也迳自的走到里面四处打量,彷佛不把结子当成女

    主人看待一样,但结子的表情只是难堪,却不若先前那般彷徨慌张。

    脸蛋红润的美艳妇人呆杵在玄关前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四周的空间很快又再

    度变成了完全漆黑的特殊结构,冶艳的虐女王在黑幕保护下露出了蝙蝠女的原

    本型态,而两名脱下披风的高大男子,则显现回原本蛇鼻人与虎头蜂人的异形模

    样。

    「啊你原来是你们」

    「还不过来呆站在哪里做什么」蝙蝠女冷漠的叫唤声一起,结子却打

    从心里无法拒绝的走向她们身边。

    啊我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要这么听从她的话结子的内心

    讶异着自己的转变,对于眼前凌虐过自己的异星人,竟不再感觉像当初那样的惊

    恐与害怕。

    「没想到你竟然把爱战士的家给当成据地,胆子真是大到让人钦佩呢」

    蛇鼻人语带有奉承般的赞许道。

    「嘿嘿」不久,四周的传送仪器一一在定位上开始运转着,原先温暖、

    明亮的空间里面,瞬息间,竟换成了冰冷、狭隘、高科技的大型手术房。

    「差不多该检查这几天的适应进度了」蝙蝠女走到了结子面前,一条黑

    色的触手管线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的钻入到结子身后的脑杓里面。

    「唔嗯啊」结子的身体抖了一下,但并不觉得有任何的痛楚,一旁的

    密仪器上,却已开始计算出她身体每一分钟的不同变化。

    「唔」结子明知道对方并不是人类,甚至是罪该万死的可恶敌人,但

    恐惧与矛盾的情绪令她心乱如麻,不停在异变中的身体,更是时常做出连自己都

    不敢想像的丑事来。

    「以后不淮再穿这么难看的衣物,给我脱掉这身丑陋的东西」蝙蝠女好

    像已经把结子当成奴隶一样的命令道。

    「我」没多久后结子身上已经变得只剩一件内裤,满脸羞愧的美妇人浑

    身悄悄的发抖着,若是连这件内裤也脱去的话,便是连一点女的自尊而荡然无

    存了。

    「怎么嘻嘻不敢将那东西露出来吗」蝙蝠女似乎完全猜透了结子

    的心思,用尖锐的指甲轻轻滑过妇人温热湿黏的感内裤时,蕾丝的黑色花边上,

    渐渐的竟似乎有东西股了起来。

    「我啊啊呜啊」结子浑身感觉到一股快要崩溃般的羞辱感,

    就在同的女人面前,自己竟然就这样丢脸的「硬」了起来。

    「羞耻吗哼哼不敢表现出你荡的本吗」

    「我我」对于自己为何无法拒绝这个女人的回答始终不明白,矛盾

    的情绪,甚至对于同已经燃起了莫名的情愫。

    「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结子的声音不停的颤抖着,看着

    另外两人盯住仪器不时发出阵阵笑,有种不祥的预感正在她的心里慢慢滋长。

    「喔经过你的特殊殖皮手术后,结子的器都已经恢复到年轻时的最佳状

    态呢,这样的数据真是漂亮极了」看着仪表所显示的各项情况,一面再一一

    比对妇人粉嫩雄伟的器官模样,蛇鼻人很开心的笑着说道。

    「没想到这样年纪的熟女,竟然还能拥有如此高数据的能力,等一下开

    发超能力时,便可以随心所欲的不用顾忌呢」两个男子对于仪表上的数据

    似乎十分满意,嘴巴说的全是结子听不懂得话语,不由得对他们将要做的事,感

    到既期待又害怕。

    「啊啊求求你饶过我吧」

    「听听这是什么奴隶说得傻话呢你的宠物似乎调教的并不完全麻。」

    虎头蜂人似乎数落般的嘲笑道,一旁的蝙蝠女却没有发作,只是冷冷的对着结子

    不怀好意的笑道。

    「求你们放过我吧别伤害我的家人」浑身发抖的结子脑袋中知

    道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惨事,但如今仅存的一丝理智,就只有最重要的家人而已。

    「你在说些什么傻话哼哼你这样的身体还会有家人吗」蝙蝠女蛮横

    的脱去结子唯一的内裤,双手捂住羞红脸蛋的结子,摇晃的上却在洒落着斑

    斑的滴。

    「啊啊别别这样啊哈」蝙蝠女伸手便狠狠的用力掐弄着美妇下

    体的大,已经变得十分敏感的娇躯立刻弓直了起来,酥麻的欲刺激不停

    在脑海里蔓延燃烧

    「嘻害怕吗兴奋吗我不会伤害你的,更不可能去伤害你的家人」

    「你说说的是真的」

    「当然,因为只有我才是你唯一的真正亲人,你肚子里流得更都是我宝

    贵的还不明白吗我的乖宠物」蝙蝠女的眼神变得森而冰冷,伸

    手触弄着结子时,彷佛像是玩弄一条没有自尊的母狗一样。

    「什么啊啊啊」蝙蝠女的话深深的刺激着结子的大脑细胞,隐藏运

    作的特殊晶片,正开始暗地里偷偷的改变着结子的深层记忆。

    「还没想起来吗可爱的小母狗」蝙蝠女的眼神变得森而遥远。

    我是母狗我是一条下贱母狗我是主人的一条母狗,我最喜欢这样

    结子抱着头努力的想排斥这样疯狂的想法,但当眼睛再次睁开时,自己的

    嘴巴却说出了令人不敢置信的话语。

    「是的我是一条快乐的小母狗啊啊」当结子说出这样的话语时,

    濒临崩溃的心思似乎获得抒解一样,拼命压抑的大,此时也毫无节制的发

    出浓浓的状

    「嘻嘻抗拒中枢终于起了阻断现象,三天来的意识层调教算是有点成效

    」蝙蝠女的表情似乎对于结子现在的表现感到满意,尽管她已经见识过很多

    次相同的情景了,但每当听到女的人类主动说出这般毫无羞耻的话时,兴奋的

    嘴角还是会忍不住的扬起笑容。

    「哈我是母狗是的我是啊哈」结子的眼角垂下泪水,

    身体却是如获重释般的拼命手,痴呆的神情好像脑海中某个区块坏死掉一样,

    荡的身躯摆动着异样的肥,就在众人面前毫无羞耻的出一阵阵白浊腥臭的

    来。

    「技能力应该也学会了不少,是该好好检视一翻才对。」

    「嘻嘻嘻已经有点兽应有的模样出来呢,现在便由我们来接手吧

    」蛇鼻人与虎头蜂人相识一笑,缓缓的,两个异星的恶魔正一步一步走向这

    名人格即将毁灭的女人身旁。

    「妈妈我回来了」傍晚,美菜牵着弟弟的手一起步入家门,兴高采烈的

    儿子抓着手里的玩具,以为今天又有好吃的晚餐丢下书包就往厨房里跑去。

    「咦妈妈呢」厨房里不但没有妈妈的踪影,甚至连半点餐具食物也没

    准备。

    「奇怪妈妈跑到哪里去了」美菜也觉得有些古怪,但今天才上完一整天

    的舞蹈训练,浑身都是黏黏的汗味,不管这么多,迳自便往浴室里冲个凉快。

    「妈妈妈妈会到哪里去呢」童稚的孩子好奇的每间房里寻找着母亲,才

    由妈妈的房里转身要离开时,却见一团模糊的黑影倒立在自己的眼前,身上散发

    着光芒令自己睁不开双眼。

    「啊你你是谁」手中的玩具砰通一声的掉在地上,专注的眼神瞬

    间变得呆滞起来,缓缓走向黑影的男孩,很快的就在房间里消失的无声无息。<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