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其他小说 > 东北大炕与表妹的第一次 > 第三章 我知道她累了

第三章 我知道她累了

    因为没有经验,握着下半截阴茎用龟头始终寻不到表妹的阴道,于是用手拽着龟头去找阴唇,但碰到阴唇我把手往回撤阴茎往前顶时,就发现又偏了。几个回合下来都不得其法,累出我一身汗。表妹可能害怕又期待,而且可能也不知道怎幺帮忙,始终不动。我只好再重新用手去摸阴唇,这次是为了找插的位置和方向。一边回忆着上学时在书本上学习的女人阴道的结构,一边感受着摸到的位置与学习过的相对应,终于找到了阴道口。这时我才发现,原来阴道口不是在前面挨着阴蒂,而是在阴唇的最后面。以现在这个姿势,插进去的话最方便了(如果当时表妹躺着我在表妹身上,估计就算只有我俩人,开着灯想插进去也得费好大一番功夫)找到了位置,我心里一阵悸动。拿着龟头贴过去就往前顶,第一下没顶进去,但是有个洞,表妹突然把手拿过来挡龟头。我才恍然原来刚才是顶到屁眼了。深呼吸了一下,第二次我不再猴急,而是拿着龟头先贴在表妹的阴唇前端,用手扳着阴茎慢慢往回滑。刚贴好我扳阴茎时,可能碰到了阴蒂,表妹的身体轻轻一抖。因为还有很多水,特别润滑,再往后扳的时候,我感觉龟头的最前端,就像挤进了一个温暖糯软的所在,烫的我只觉得一股电流,从龟头顺着阴茎,瞬间传遍全身~··~!表妹的屁股也绷的更紧了(身上可能也绷紧了,但我没有手去摸她了)我继续扳着阴茎向后滑,感觉着龟头被阴唇一点点的裹紧,表妹的屁股一直绷的紧紧的没有放松下来。(突然很庆幸之前把表妹摸的阴道处水汪汪的,要不然能不能插进去都不知道了)当我拉到阴唇的最后面的时候,感觉前面不再顶的实实的,龟头最前面尖尖的地方虽也被软软的包围着,但有着一点点空隙,仿佛有个幽幽的洞口在诱惑着它·~!

    我停了一下,因为我知道还有一层处女膜,插进去的时候我怕那层膜捅破时会痛的表妹叫出来,那样吵醒了姨和姨父可就惨了。(亲,你崇拜我当时的自制力没?我现在都很崇拜)但阴茎已经在阴道口了,让我再把阴茎拽回来,我是无论如何不肯的。表妹也知道马上就要进去了,左手伸过来放在我的胯上抓着我的胯骨。我把左手放到表妹的胯上,一咬牙,轻轻捏了一下表妹,手一拉屁股一顶·~~···感觉龟头开始碰到一个障碍,但因为水多特别润滑而且我拉和顶的相向力,瞬间冲破那层处女膜直抵深处。表妹闷哼了一下,抓着我胯的左手突然抓紧~·~接着往外推我。而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龟头和阴茎上,进去的一刹那,只觉得从龟头开始,被紧紧的糯软箍住,当阴茎进去后,那种火热烫的我舒服到极致,以致于大脑中一片空白。表妹的推力让我知道她很痛,我赶紧把左手摸向她的乳房,摸到乳房的时候,相当于我抱着她了。我寻着表妹小小的乳头,轻揉慢捏,慢慢的表妹不再向外推我,而我也不敢动。只好一边摸着表妹的乳房,一边感受插在表妹阴道里的阴茎。当时有两种感觉,一种是我的整个阴茎、阴囊、会阴和整个屁股都不受控制的处于紧绷状态,绷的甚至的点酸胀感。第二种是阴茎被烫的在不停的跳动,而且被箍的有点痛,但是那种把全身的感观都汇聚在一条阴茎上的舒服感,让我忍不住想哼出来。(还好及时忍住了)过了一会(我也不知道有多久)表妹的身体慢慢松了下来,不再绷的那幺紧了。而在阴道里的阴茎,立刻感觉不到箍的痛感,而只有那种酥麻的电流在阴囊和龟头间来回穿梭。我缓缓的往外抽了一点阴茎,表妹的身体立刻绷紧了一下,接着又慢慢松了下来。于是我感觉着表妹的身体反应,慢慢抽出,再学看过的a片里慢慢插入。每次抽出半截,但插进的时候每次都插到底。表妹两手紧紧环抱着在她乳房上我的左手,把头埋在被子里呼吸。阴道里的淫水又开始泛滥,阴茎在阴道里的进出也越来越顺畅,我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每一次抽插阴茎都带出一些淫水打湿她的屁股和我的腿,每一次抽插我似乎都能看到阴唇被挤开的景象,被子里的风也从我耳边一呼一吸的进出。而我感觉我的会阴和阴茎越来越紧,越来越胀。表妹抱着我的手也越来越紧,把我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按的死死的一动不能动。而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阴茎和阴道和抽插的快感,每一次抽插都像一波潮水涌来,没等退去第二波又和第一波重叠~~····~·~这样一波又一波,我感觉我的阴茎和龟头胀的特别粗大~·~~表妹的阴道又紧紧的箍在我的阴茎上,一次又一次的抽插感觉阴道里的肉在一下一下的咬着阴茎。表妹的手抓的我的左手有些痛,而我已经顾不上这些,甚至顾不上会把姨和姨父吵醒,我屁股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每次阴茎抽出的只剩下龟头,再整根狠狠的插到底,频率也越来越快,甚至已经偶尔能听到闷闷的啪啪声。表妹除了抱着我的手,身体也开始有些小幅度的动作,屁股随着我抽插的动作向后一拱一拱~·~~~``·慢慢的积累的结果是阴茎和龟头传来要胀破的感觉,又抽插了二十几下后,一股电流从阴茎阴囊会阴瞬间传遍全身,我的大脑突然变得一片空白,把粗胀的阴茎一下插进表妹阴道的最深处,而胀的满满的龟头和阴茎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弹跳着把积攒了20年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有力的射向表妹的阴道底。表妹的大腿一下子夹紧,身体绷直,脑袋向后一仰从被窝里甩了出来,她的整个身体都是轻微的颤抖,特别是两条嫩滑的大腿颤抖的尤为厉害,黑暗里看不到表妹的表情,只感觉她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而我的阴茎还在弹跳着不停的向阴道里喷射着精液~····表妹的阴道也随着阴茎的弹跳一松一紧的收缩着·····~~·!~感觉过了好久好久,我缓过神来,表妹还保持着腿夹紧、身绷直、头后仰、张嘴呼吸的姿势,我第一反应是赶紧听姨和姨父的鼾声有没有变化。让我庆幸的是,姨和姨父鼾声听起来节奏并没有变化,姨父还时有吧叽嘴的声音。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注意力又回到表妹身上,表妹这时也缓了过来,全身软软的像没有了骨头一般。我从后面轻轻吻她的脖子,她轻轻的调整了下身体,让自己在我怀里窝的更舒服些。表妹一动,被阴道箍着的阴茎立刻把我的注意力拉回了下面。我的阴茎还是硬硬的插在表妹的阴道里,与射精前相比虽然没那幺硬,但依然是硬硬的插在表妹阴道的深处,阴茎和阴唇的结合处一片泥泞,湿滑滑的很不舒服。表妹的阴道里不如当时箍的那幺勒得慌,但依然紧紧的包着阴茎,感觉好似在轻轻的蠕动,轻轻的咬着阴茎,似爱意般缠绵。注意力一到下面,我忍不住小幅度的的抽插了一下,表妹本来软的没有骨头一样的身体,立刻从屁股处紧绷起,阴道的那股紧包的蠕动骤然变成紧箍咬紧,受到这股刺激,阴茎马上变得硬似坚铁~··~于是我不安分的轻轻一会抽插,一会又把阴茎顶到阴道,屁股轻轻的划着小圈,感受着阴茎在阴道里左探右扫的一波波快感。表妹鼻里轻轻一哼··然后把小屁股配合着我往后一拱一拱~`~这一次表妹迎合我的抽插向后拱的时候,我感觉到阴道里好像有个小嘴一样,一下一下的在吸着龟头,这一下吸引起了我的兴趣,在下一次表妹向后拱的时候,我扶住表妹的腰一下插在最深处,表妹没有准备,被这一插插的差点哼出来。我感觉着龟头被吸吮的感觉,感觉好神奇,龟头酥酥麻麻的(后来才想起,应该是和子宫颈顶在一起)。于是我不再抽插,扶着表妹的腰把阴茎深深的插在里面慢慢的磨~`~~``!正磨得起劲儿呢,突然听到姨父的鼾声一顿,我赶紧停下动作,轻轻把表妹的被一拉盖在她身上,把我的被从她身上轻轻抽出来,头和上身离开她回到自己的枕头上,但阴茎还是插在表妹的阴道里没有拔出来,以最小幅度轻轻磨着。过了好一会,姨父翻了个身,呼吸声也慢慢变得大了起来,鼾声也终于响起。我刚松口气想开始抽插,没想到姨的鼾声又停了。我只好继续小幅度的继续磨着表妹的阴道,过了好一会,表妹的屁股肌肉又开始紧绷,把屁股用力向后翘,她的手也抓住我的胯,我猜表妹要高氵朝,立刻换回小幅度抽插加磨圈,我一换动作,表妹的阴道立刻变得更紧,而阴茎被这样一夹,敏感度立刻上升,电流开始充斥阴茎和龟头,会阴一圈的肌肉又不自觉的开始紧绷,我感觉到阴茎和龟头又开始变得胀起来,但姨的鼾声一直没起,肯定没有进入深层睡眠,我不敢有大动作,只好还是小幅度抽插加磨圈(人在浅层睡眠虽然还是在睡梦中,但外界稍有声响,很容易惊醒)因为紧张,所以感觉特别累,但一波一波的快感还在不停的积累,我感觉到阴茎和龟头又胀大了很多。这时表妹的阴道深处蠕动的突然剧烈起来,而阴道仿佛在呼吸一样,把阴茎箍紧、放松,箍紧、放松。而表妹的双腿又骤然夹紧并轻轻的颤抖,抓着我胯的手又狠狠的抓紧。表妹阴道的突然转变,对龟头和阴茎刺激极大,让我猝不及防,抓着表妹的胯部,我稍加大了一点幅度加快了一点速度。表妹的阴道里,箍紧放松的频率变得更快,表妹竟然从鼻子里断断续续的轻轻哼了一串颤音出来。第一次听到叫床声的我(虽然只是哼了一点声音)像被闪电一下劈中,猛然将阴茎插到表妹阴道最深处抵在子宫颈,龟头和阴茎猛然一胀,将第二道精液深深灌注在表妹的阴道里。受我的精液刺激。表妹的屁股向后一拱,让阴茎插的更深,双腿夹的更紧些,并且在不停的颤抖。颤抖了好一会,才慢慢平复下来。身子软的一踏糊涂,腿一放松,差点把阴茎甩出来歇了一会,我仔细分辨姨的呼吸节奏,发现与之前没有变化,知道姨虽然还是浅睡眠但并没有醒。感受了一下阴茎,处于半软状态。而我的阴毛和表妹的屁股以及身下的褥子,全都一片狼藉状态。突然我有些发愁,明天早上起床后我得赖会床,等姨和姨父都起来去厨房做饭时,再起床叠被。想完明天收后之事后,注意力回到表妹的阴道里,阴茎立刻像听到号角一样硬了起来。表妹感受到了,赶紧一挪屁股甩掉阴茎,一把抓住阴茎后轻轻捏了几下。我知道她累了,只好作罢。没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感觉浑身舒坦,从来没有睡得这样舒服过。不知道表妹是不是和我一样想法,也在赖床。我偷偷摸了摸和表妹褥子结合的地方,发现昨晚被淫水精液打湿的地方已经干了(东北冬天的火炕,没住过的人不会知道有多热多舒服)。等到起床时我喊表妹起来叠被,这丫头说啥不让我叠,非得她叠。让我纳闷不解。要知道以前这丫头可是能不干活就不干活的,即使是叠被子,难道被我操了一通,开了窍了?

    后来第二天,听姨跟姨父说:前天xx(表妹名字)来事了把血弄到褥子上了,这丫头可能不好意思也没说,昨晚铺被的时候,我才看到。我这才想起来,为啥这丫头说啥也不让我叠了。

    之后几天,为了不让姨父和姨起疑,我借口炕头热换到了炕梢,但表妹也以这个为借口跟了过去,于是连着几夜我俩都在姨父和姨睡着以后偷偷做爱。那种刺激和感觉,这辈子也忘不了。这幺多年过去了,表妹依然很粘我。但是也只做过几次。

    第一次写出来,发现写出来之后回忆变得更加清晰而让人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