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都市小说 > 清穿之八爷后院养包子 > 第624章 贴心小棉袄

第624章 贴心小棉袄

    ,清穿之八爷后院养包子!

    有了八爷和弘旺的信做引子,池小河这一路竟然精神抖擞,似是一点都不困了。等回了府叫肖嬷嬷她们看到都吃了一惊。

    大家都以为她熬了一晚回来肯定恹恹地没有精神,谁知两眼炯炯有神,根本看不出一夜未眠的样子。

    “福晋,您昨晚有睡觉?”夏莲不禁问道。

    池小河摆摆手,却是直奔书案先看起信来。

    一看她这个架势,肖嬷嬷她们也就知道她为何如此精神了。

    八爷的信并不厚,也就三页纸。信上简单说了他和弘旺在承德的情况,然后便是问池小河和两个孩子在京里的情况。池小河翻遍整封信,也没看到八爷说一句“我想你”。

    “还真是老夫老妻了。”池小河不由嘀咕了一句。

    弘旺的信就大不一样了。不仅直白写了想额娘、想弟弟妹妹,还洋洋洒洒把他在承德吃的好不好,住的好不好,每日里都干了什么,跟流水账一样的写了整整六页纸,足足是八爷的一倍!

    “还是儿子的信有趣!”池小河嘴角含笑。

    趁着池小河看信,春桃同夏莲和肖嬷嬷她们说了昨晚在宫里的辛苦便下去休息了。而没跟着进宫的夏莲等人则是备热水的备热水,准备早膳的准备早膳,就等池小河看完信后好伺候。

    “夏莲,过来磨墨!”哪知池小河看完信后竟还精神头十足的准备回信。

    “福晋,您要不先沐浴更衣,睡一觉再起来回信?”夏莲建议道。

    池小河一想也是,反正她这会写了让人送去驿站,也是等到明日才会离京。等她睡到中午起来再写也不迟。

    正院里的小厨房从昨晚就熬着鸡汤,这会汤已经熬得滋味十足。撇了油用来煮面正合适。

    待池小河舒舒服服的沐浴完后看到桌上飘着碧绿葱花的鸡汤面,食欲总算回来了一些。只是她这会困得厉害,也只吃了小半碗就熬不住去睡了。

    夏莲不禁有些担心,同肖嬷嬷商量,要不要一会儿等池小河醒了,叫柳大夫来把脉。

    “也好。让柳大夫开些食补的方子。”肖嬷嬷道。

    池小河可不知贴身伺候的这些奴才们的担心。她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虽说困意十足,却不断有梦境出现。一时梦见自己被人追杀,不停的奔跑;一时梦见八爷和弘旺出了事,她急匆匆的往承德赶;一时又梦见太后突然病重,她困在宫里伺疾出不来,府里的两个孩子没人管等等。

    这一觉她睡得时间到长,醒来已经午时,人却一点不精神,竟比刚从宫里回来那会看着还要憔悴。

    “福晋可是有哪里不舒服?”肖嬷嬷担心的不行,“老奴叫了柳大夫来,给您把把脉吧。”

    池小河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便由着肖嬷嬷安排。

    柳大夫是知她昨晚在宫里守夜的,这会看她脸色苍白,嘴唇也没血色,也不由皱起眉来。

    没一会儿柳大夫把脉结束,神色便不大好看,“福晋本就体虚,熬夜又伤肝,再加上您近日忧思过重,这才导致睡不安神,食不下咽。”

    “我这几个时辰比没睡觉还累。”池小河苦笑,“这大概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虽然八爷和弘旺的信都报了平安,但她这些日子的记挂不是一下子能消除的。所以梦境里才会有反应。

    “奴才开一剂调理的方子,福晋吃上七日看看。”柳大夫道:“近日要作息规律,不能再熬夜了。”

    柳大夫并不知道池小河每四日就要进宫守夜一次的事情,他以为就昨晚一次便好。

    肖嬷嬷等人一听这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今早春桃回来可说了,太后的病怕是还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好,近日不可能不守夜的!

    “那就先吃上七日看看。”池小河笑道,仿佛没听见柳大夫的告诫。

    “福晋!”肖嬷嬷不由急道,想同柳大夫说说,却被池小河用眼神制止了。

    肖嬷嬷很是无奈,也只得在心中暗暗下决心要在池小河不守夜的时候好好伺候,在膳食上多用心,能补一点算一点。

    平日里池小河晚上都会和孩子们玩一会儿,有时候还会哄他们睡觉。但昨晚她傍晚就进宫,孩子们入夜后就没看过她。今儿早上两个孩子想来看她,却又被张氏拦了下来,说是不能打扰她休息。

    这会午时本是两个孩子午睡的时辰,但听着正屋这边的动静,便闹着要过来。张氏实在拗不过,只能把两个小家伙带了过来。

    谁知柳大夫还未走,伊尔哈又正好听见他说什么要开药之类的话,顿时吓得眼眶都红了。

    “额娘生病了么?”伊尔哈爬在床边看着池小河,眼睛里满是担忧,像是要哭出来了。

    弘曦不明所以,但看池小河躺在床上,旁边围着人,又见伊尔哈这副样子,竟一咧嘴,直接就哭了起来。

    “哎哟,这孩子!”池小河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忙让奶娘把他抱到自己怀里来,“这是想额娘了?”池小河边给他擦眼泪边哄着。

    伊尔哈也在一旁道:“弟弟不哭,额娘回来了!”

    弘曦委屈巴巴的抱着池小河的脖子,小脸还在她肩头蹭来蹭去,蹭得池小河心都化了。

    “阿哥这是心疼福晋呢!”肖嬷嬷在一旁道。

    “嬷嬷快别说了,我不就是没睡好么,别弄得像得了大病似的。该把孩子们吓着了。”池小河道。

    伊尔哈睁着大眼睛看向池小河,满是疑惑。

    “额娘真没事。”池小河腾出一只手摸了摸伊尔哈的小脸,“额娘就是困。等今晚睡好了,明天就精神了!”

    “伊尔哈陪额娘!”伊尔哈拉着池小河的手道。

    池小河一愣,才反应过来这孩子是说陪她一块儿睡。

    “真是额娘的贴心小棉袄!”池小河心里暖得不行,这孩子实在太可人疼了,“好,晚上伊尔哈和弟弟一块儿陪额娘睡,额娘肯定能睡得香!”

    弘曦像是听懂了一般,趴在池小河的肩头竟没哭了,还抬起头来看向伊尔哈和她,然后咧着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