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书屋 > 都市小说 > 大田园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投资一百万的大电影

第一百三十七章 投资一百万的大电影

    ,大田园!

    拍电影?田小胖总算是领会了马长站的意图,瞧着这一脸大胡子,倒像是个当导演的。

    要是真能拍电影的话,倒是可以很好的宣传一下,最关键的是,真要是弄出一部叫座的电影,听说好像大概差不多挺赚钱的!

    田小胖现在都快钻钱眼去了,黑瞎子屯要想发展,没钱可不成。而且,有这么多神奇的动物伙伴,没准还真有搞头。

    于是,田小胖也俩眼烁烁放光:“马大哥,你就说咋整吧?”

    马长站也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剧本我老早之前就打磨了一个,稍微改改就成,给你家这些动物都量身定做;然后呢,我就挑头把班子搭起来,这个你放心,在圈子里多少还是有点熟人的,服装道具化妆布景之类都有人选;拍摄地点呢,我明天去你们这边的林子转转,合适的话就在你们这拍——”

    看得出来,他确实酝酿了许久,也做了不少准备工作,说起来滔滔不绝,不过最后,马长站又拍了一下脑袋:“还有最关键的,还得找投资商,没钱啥都玩不转。兄弟,要是你们村里有钱的话,就直接投资得了。这部电影肯定赚钱,有钱不能叫外人赚去啊!”

    啥?田小胖也傻眼了:本来想赚钱呢,怎么一下子就要花钱了?大哥,俺们也缺钱啊!

    于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马大哥,拍一部电影得多少投资啊?”

    “大制作少说几个亿;一般的几千万吧,小成本电影最少也得几百万的样子,兄弟,你们有多少钱?”马长站现在满脑子都是拍电影的事,至于本职工作,对不起,现在就算野人站在他面前,他也不带正眼看的。

    多年来的心愿就像是星星之火,一旦被点燃,即成燎原之势,势不可挡。

    田小胖眨巴眨巴眼睛:“俺们现在有三百万——”

    啪,马长站使劲拍了一下巴掌:“我这些也攒了五十万,加一起三百多万,省着点用也差不多,兄弟,就这么定了!”

    “大哥,俺还没说完呢,俺们村有三百万贷款还没下来了,不过那个钱是建加工厂的,万万动不得。”田小胖也想拍电影啊,可惜就是钱紧。

    马长站一下就变成泄了气的皮球:“兄弟,说话不带这么大喘气的,那你们村里到底能出多少钱?”

    田小胖晃晃脑袋:“大哥,钱是一分没有。合作社赚点钱,年底还得给社员分红呢,大伙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怎么手头也都有点钱过年啊。”

    “那还是研究研究拉投资的事情吧。”马长站也彻底冷静下来,拍电影最烦的就是这个,像他这种无名之辈,谁给你投资啊,有钱打水漂还能听响儿呢。

    可是,拍电影真是他的夙愿,为此,甚至不惜把身家性命都搭上,攒了半辈子才攒了五十万,他都可以毫不犹豫地全都砸在这部电影里。

    以前呢,没有机遇,尤其是这类动物主演的电影,难度太大,就连好莱坞的大导演都说了,小孩戏和动物戏最难搞,因为这两样你把控不了。

    现在呢,转机出现,田小胖家的动物,一个个灵性十足,好好调教一下,完全可以胜任片中的那些动物演员。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马长站要是错过的话,绝对会成为终身憾事,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拼啦,就算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把这部电影搞出来!”像是对自己的宣言一般,马长站使劲挥舞一下胳膊,然后一拳砸在头顶吊着的大冬瓜上。那冬瓜高高吊着,就像是一个拳击的大沙袋。

    咝——顿时疼得直抽冷气。田小胖则瞧着被打掉一块的大冬瓜直咂嘴:“今晚上就炖冬瓜汤了,马大哥,这个大冬瓜都归你,可千万不能剩啊。”

    望着那个二三十斤的大冬瓜,马长站终于觉得俩腿有点发软,有点站不住的架势。

    其实,田小胖也感受到了马长站的决心和信心,这是获取成功的前提,再加上他对自己家的动物更有信心。既然马长站都倾家荡产,那么,田小胖也不介意跟着疯一把。

    仔细理理自己的家底,大概也能凑出五十万左右的样子,主要还是卖金马驹的钱,除了入股合作社之外,也没有别的大花销。

    柜子里倒是还有几件珠宝啥的,不过都给娃子们分完了,这东西越留价值越高,还是不要动的好。

    捋顺之后,田小胖向马长站伸出手:“马大哥,俺勉强也能凑五十万,咱们哥俩合作,就搞一部一百万投资的大制作如何?”

    投资一百万的大电影,说出去肯定被人笑话死。不过,在这个秋日的傍晚,在这个普通的农家小院,一个老男人和一个小胖子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共同拉开了这个传奇的序幕。

    随后,两个人就钻屋里研究起来,马长站算了算,其实,他们这部电影,有很多地方都可以节省资金,没准一百万还真有搞头。

    首先,不用花演员的片酬,动物演员都是田小胖招来的,顶多到时候产生收益之后,多算他两成。

    还有,拍摄地点只能在黑瞎子屯这边了,衣食住行啥的就又省了一大笔,实在不行,再多给小胖子两成。

    需要的人工之类,就黑瞎子屯的村民出了,也可以折算成金钱,再给小胖子多加一成。

    马长站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最后一拍脑门:“兄弟,这电影要是真能赚钱的话,全都归你,哥哥我就当是圆梦啦!”

    这时候,从窗户里飞进来一只小喜鹊,嘴里喳喳喳地叫开了:“放学啦,俺们回来啦。小胖,你咋还不做饭呢,俺们都饿啦——”

    田小胖也一拍脑门:光顾着商量拍电影的事儿,把正事给忘啦。不过他还不忘提醒喳喳一句:“告诉你多少回了,不许叫俺小胖,要叫爸爸!”

    “粑粑,你该做饭啦——”喳喳委屈巴拉地又说了一声。

    可把马长站给惊呆了:这真是喜鹊?!

    随后,看着小丫领着小囡囡和小光光进屋,马长站才把视线落到这几个孩子身上:“小胖啊,不是哥说你,也得注意点计划生育啊,你才多大啊,就仨娃啦?跟哥学学吧,这些年,为了拍电影,我都没敢结婚,至今还是单身呢。”

    “都不是亲生的——”田小胖随口回了一句,然后就瞧着娃子们脸色有点晴转多云,立马又补充一句:“不过,都比亲生的还亲呢——我说马大哥,这结婚跟拍电影好像不冲突吧?”

    娃子们这才多云转晴,搬着小凳子去温习功课了。小丫还要去做饭,结果被田小胖给拦住:“别耽误学习,俺一个人做饭就成——天山,你小子甭想偷懒,还不麻溜抱柴火烧火去!”

    马长站摸摸大胡子:听最后这句话,倒也像个后爹说的。至于说结婚和拍电影的关系,这个是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啊。

    一边做饭一边聊天,田小胖也了解到了一些马长站的过去的历史。当年,马长站刚刚从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的时候,正是意气风发,想要在导演界大展拳脚,于是立下两个誓言:不拍出好电影,不刮胡子;不拍出好电影,不结婚。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马长站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田小胖也听得又气又笑,心里还有几分感动:起码来说,这位马大哥,是个有追求的,就是运气差了点。

    不过,嘴上却跟他开着玩笑:“马大哥,你们当导演的,不说都搞潜规则嘛,你就没琢磨个漂亮的女演员发展成媳妇?”

    马长站长叹一声:“哥哥我立志要拍动物电影啊——”

    田小胖:“……”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非常意外的,蹭饭二人组竟然没有到场,田小胖还是问了包村长,这才晓得,原来,这两位都去县里接人去了,说是第二批小患者明天就到。

    “我说老汤咋把车钥匙借走了呢。”上一次,梁小虎他们留下的两辆大越野,一直放在学校院里,也没人开,还是汤博士有眼光,透过外面斑驳的泥垢,发现了其中一辆是jeep指挥官,于是就给借走了。不过田小胖跟他说好了:油钱自理。没法子,这玩意就是油老虎啊。

    听说又有来给黑瞎子屯送福利的,田小胖当然高兴:“村长叔啊,千万要跟大伙说好,一定要好好招待,不能叫人家背后戳咱们脊梁骨,骂咱们黑心——咳咳,马大哥,俺可没说你们。”田小胖还生怕马长站多心,可是马大导演现在正做着导演梦,根本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拍电影。

    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村民们原本就比较朴实,人家又是送财童子,恨不得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该吃吃,该用用,绝对能照顾好。

    吃完饭,又聊了一阵,这才各自回家,田小胖出门送客的时候,就看到喳喳从东边方向飞回来,看到田小胖,嘴里就开始打小报告:“小白喝醉啦,小白喝醉啦——”

    “小猴子平时是不喝酒滴,中午在俺家,给它哈拉气都不肯喝涅。”包大明白家最近,就在前院,所以也是最后走的,正好听到,也觉得有点奇怪。

    很快,就听哒哒哒一阵响,只见小霸王风驰电掣一般冲进院子,嘴里咬着小白的衣服,轻轻把它放在地上。

    把马长站都看傻了:“这个小白鹿,要是头上顶着光环,简直就是九色鹿啊,太神啦!”

    田小胖则连忙蹲下身子,检查一下小猴子。只见它脸上红扑扑的,轻声打着呼噜,凑近嘴边闻了闻,还真有一股香甜的酒气,敢情真是喝醉啦!

    “这小子不会是从蟠桃大会上回来的吧?”他抓抓后脑勺,有点搞不懂。

    这时候,小喳喳飞落到他的肩膀上,又开始展现密探本色:“小胖,俺看见小白在树洞里喝酒的。”

    树洞里能有酒,你个小喳喳,整天就知道瞎喳喳——田小胖刚要批评它两句,猛然想起什么,嘴里不由自主地念叨出来:“不会吧,难道是——”